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时尚

社会精英不该对反民主戒严噤声

发布时间:2019-11-09 20:02:14

社会精英不该对“反民主”戒严噤声

陈水扁在脱口说出“正在思考戒严”之后一天,大概发现事态严重而改口,但也发挥了“引蛇出洞”的效果;连日来若干知名人士的胡乱发言,严重暴露台湾社会对民主价值的理解不足。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发表社论表示,这样残破的民主认知,其实是非常令人担心的。在解严廿年后的今天,我们认为仍然有必要对台湾的民主现况,做一番解析与警醒。

任何了解民主ABC的人都知道,戒严是在社会发生战争或叛乱等极端混乱情况下所做的紧急措施;它大幅扩大了军警的行政指挥权、也可以暂时接管司法权。简单的说,戒严的颁布等于是冻结了民主,几乎是回到行政权统驭一切的“帝制”。这对于历经数十年一党专政、白色恐怖等沧桑史的台湾而言,是何等严重、何等不堪的事?可是,台湾人民在享受了近廿年承平民主之后,竟然有这么多人不知珍惜我们可贵的民主,令人震惊。       社论指出,令人遗憾的,当然是若干御用媒体的主持人与所谓名嘴。这些人未曾在台湾民主奋斗史上投入或参与,却是率先发难要求陈水扁颁布戒严的人。他们知识贫乏、民主概念不及格,除了偏狭的意识形态之外,只剩下两张视当权派意志而制约反应的嘴皮,才会轻率地挑起戒严的话题。其次,则是台湾“国防部长”竟然在“立法院”答询时表示,戒严后将由六军团司令接管台北市长职务,而若是“立法院”不同意戒严,他将服膺“统帅”的命令,这种对民主的了解简直是近乎愚痴。当然,轻忽戒严危害的还包括若干习惯做政党打手的民意代表。他们争相对外表功,“向陈‘总统’提出戒严之议的是我”,足见其盲目争宠的荒诞。       社论表示,我们的社会也有一些自诩为社会精英者对近来台湾的反民主倾向保持沉默,同样令人遗憾。八年前,当年“中研院院长”李远哲先生结合了两位大学校长、若干位企业家与艺文人士,共同发表了“向上提升、向下沉沦”的宣言,把陈水扁先生送进了“总统府”。他们当时的呼吁,是希望改变当年执政者的黑金挂勾、促成政党轮替,希望藉此将台湾带向康庄大道。但是任何人也都了解,黑金固然是恶、一党专政固然易于腐败,但改变黑金与扭转腐败都必须要依照民主的理念、要遵循民主的法制而为。换言之,民主的价值是在政治清明之上的,更是在任何统/独、左/右、本土/非本土等立场选择之上的。任何人若表明要冻结台湾民主,则一切政治清明的诉求都只能期待于掌权的独裁者,不再是人民作主,这不是堕落是什么?准此,民主与反黑金价值之轻重,当然也就不辩自明了。       李远哲先生八年前提出政党轮替、消除黑金的呼吁,当然是出于对台湾社会的善良期待;八年中即使黑金更形猖獗、轮替未见成效,大家也只能怪自己当年的判断不清,尚不能据此而贬抑其呼吁。但是,倘若当今社会的名嘴在唾弃民主、鼓吹戒严、猖言“敉平动乱、宣告选举无效”,而主政者亦不断地以切割、撕裂、二分等手段损毁台湾的民主根基时,则这批人就是在毁败价值位阶更高的“民主”。这个时候,当年带领台湾人民走入如此险境的社会精英,就没有再保持沉默的权利了。现在台湾面临的,不是黑金或清明的选择,而是人民做选择的民主基础受到挑战。无论如何,台湾人民若是可能从“有选择的不清明政治”跌落至“没有选择的戒严政治”,当年的始作俑者,不但没有闷不吭声的自由,恐怕连道歉一百次,都不足以谢罪台湾人民了。   社论说,很遗憾地说,台湾的政治人物与若干御用名嘴竟能将一个投票流程的技术问题、或是本土/非本土的假议题,上纲到一个以戒严手段摧毁民主的狂想主张。我们要正告所有政治人物一个简单的政治学理:所有的统/独、本土/非本土选择,都筑基于民主;所有的“宪”政主义、“法治国”理念,也是筑基于民主;进一步言,几乎台湾所有的价值,都系于我们的民主。谁胆敢破坏台湾的民主,谁就是全民的公敌。而那些当年制造国王的人(king maker),如今果然创造了帝王,还有噤声不语的权利吗?

节能
装修日记
莱州装修公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