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体育

传宗接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6:10

一、失踪  春兰用的耐性锄完一块红薯地,看看日头已经蹿起老高,早起干活的乡邻夫唱妇随的陆续走在回家的路上。春兰也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筋疲力尽的往家里走去,瞅着人家恩恩爱爱的背影不禁满腹酸水。春兰早上天色蒙蒙亮叫男人一起来锄草,男人赖在床上说着随后就来,到现在还不见个鬼影儿,想到这里,春兰一肚子火在心里腾腾的烧着,  还未到家,就远远的听到女儿长一句短一句的哭声,春兰心里抽紧了,赶紧加快步子。6岁的大丫头和4岁的二丫头自顾自的在地上划来划去,刚过两岁的小女儿满脸污渍,坐在地上妈啊妈啊的哭着,泪水掺和着鼻涕在脸上冲开一道一道的白印子。屋里幽黑幽黑的,老气横秋摇摇欲坠的祖屋有点古墓派的意象,闻不着一点烟火味。  春兰边撂锄头边粗着嗓门问大女儿:“你看你怎么带妹妹的,你怎么就不哄哄她?你爸呢?”  “我一早就没见爸爸,妹妹要吃饭,锅里没饭了,爸爸要我把鸭子放到田里去,他自己就不见了,”大女儿一连串的说道。看见妈妈的脸色不对,把揭发爸爸的那一句明显的调小了音量。  春兰顾不得还在饿着肚子的女儿,顺手捞了根扁担,直奔村头光棍李四毛的家,那里是春兰的丈夫山猫经常打牌的地方。可是这回山猫却不在李四毛的家,连李四毛都不在家。春兰折回头,发疯似的往街上理发铺子、杂货铺子和一切可疑的地方搜去。山猫果然在理发铺子里,背对着街面,全身心都沉浸在牌局里,一点都未发觉气势汹汹面目狰狞的春兰,所以山猫毫无预警的,背上忽然挨了重重一闷棍,紧接着牌桌给掀翻了,牌友与看客在突如其来的闪电袭击中作鸟兽散,定神一看,原来只是山猫的老婆,并不是衙门里的公差,便又恢复了胆量,复又聚拢来兴致勃勃的看热闹。  山猫趁乱想溜,被春兰死命一把抓住,她的扁担已经被众人抢走,只能用手指给这个令她又气又恨的男人留几道抓痕,哭诉着:“我天不亮就去锄草,你说你把鸭子放到田里就来,你倒在这里打牌,屋里三个细妹快饿死了,你这个短命鬼也不管。家里吃了上顿愁下顿,你还天天在牌桌上败家。我前世里做了什么孽,今世里要嫁你这一个畜性。”  山猫被老婆这样寻死觅活的一闹,脸上挂不住,嚷道:“你有本事嫁个金山银山去啊,你这样的货,也就是我一不小心就要了。”两口子边闹边被众人拖着劝着弄回家里,两个孩子看到父母这样昏天黑地的闹起来,也不敢叫饿了,一边一个抱着春兰的腿大哭起来。山猫被大大小小四个女人哭得心烦,捞起春兰方才用过的那根扁担,嚷道:“别过了,谁都别过了,反正都是赔钱货。”边嚷边向一个大水缸打去,水缸应声而裂,劝架的人不提防山猫有这一着,倒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抢扁担,免得他继续败坏家什。山猫被抢了武器,骂骂咧咧的摔门而去,剩下春兰将坟墓里的爹娘左一个右一个的哭着喊着,渐渐声音低下去,如深山古林中的如泣如诉。  次日鸡唱头遍,村长还在睡梦中流连,忽然被一阵比一阵急促的擂门声惊醒,趿鞋下地开门,却是哭丧着脸的山猫。  “什么事急成火上房的样子?”村长边系扣子边问。  “我婆娘不见了?”山猫急火攻心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村长相对镇静。  “昨天白天里不是因我打子会子牌就吵架了吗,以前也经常吵的,所以我也没往心里去,以为这女人一闹一哭气就过去了。我就在街上逛了逛,晚上回家的时候她还在屋里呢,还做了饭,只是不搭理我。我这半夜里醒来,她人就不见了,我以为她上茅房了,睡了一觉竟还是没回来,起来屋里屋外找她,都找不着,”山猫打着哭腔说。  “我说你也过分了点,现在先找人。回头再说你,我们分头赶紧多叫一些人来,大家在你屋里集合,我来安排。”村长果断吩咐道。  山猫的族亲及一些相好的邻居很快就到齐了,村长道:“这春兰,也不知是跑了外路,还是回了娘家,或者是一时寻了拙见,要是前面两头都不打紧,迟早有回来的一天。要是后面这一条,可就叫人为难了,所以大家分头去找找,大家兵分四路,一路去她娘家打探打探,话不要说急了,只说两口子吵了架,没有别的。一路去沟渠水塘河滩到处找找,看看有没有鞋子衣物脚印之类可疑的地方,一路去车站打听打听,可否有像春兰这么个人来过,一路去柴屋那些旮旯角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山猫你就在自己屋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少什么值钱的东西,或者绳子农药之类的,她昨儿晚上没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对着三个小孩子吧嗒吧嗒掉眼泪,我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反正掉眼泪是她的家常便饭。”山猫懊丧着。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山猫家的这点破事整个村子都知道了,许多老婆媳妇都自觉加入了寻人的队伍,热热闹的闹腾了一天,春兰的一根头发都没找着。倒是村里但凡有点年纪的,都借着这个大好机会倚老卖老的将山猫做了一百次以上思想灵魂道德上的教育。  村长召集大家道:“事到如今,我们也不往好处想了,大家去河里井里塘里这些地方捞捞吧,这也是大家积善行德的事。”  捞了两三天,除了捞上十来只大小不一的破塑料鞋,一条水蛇,和一些莫名奇妙的垃圾,其它什么都没有,这时候春兰的娘家人哭哭啼啼的吵上门来了,拉着山猫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春兰娘骂道:“当年我花骨朵一样的女儿嫁到你家里来,跟着你吃苦受累受穷,才几年工夫,熬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也就算了,如今你还要然逼死她,她不就是没有给你生个儿子吗,那也是你命中注定命中无子,你自家祖坟不冒烟,关她什么事,你要这样逼死她,如今索性我这条老命也给你吧。”说着就往山猫怀里撞去。众人这边又拉又劝又笑,那边春兰的两个哥哥又在屋里乒乒乓乓的打砸家什,所幸都是几件粗笨家伙,细软之物都在陆陆续续生下三个女儿的过程中被计生队拉走了,所以即使拳打脚踢也损失微薄。  待到春兰娘家人火气平息了些,村长拉着劝着他们坐下,道:“这山猫怎么打,怎么骂,杀了剐了都不为过。但是这时候打打骂骂都不济事。我们还得想想春兰这闺女到底哪里去了,我们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农药这些东西也都检查过了,单单是少了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所以春兰这孩子不像是寻了短见。指不定去就是受了人唆使,去外头去寻好日子了。要果真这样,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所以我们要慢慢找在外头的人打听打听,一有了信,我们立马告诉你们。要是春兰和你们联系上了,看在三个外孙女儿没娘的份上,也请你们给这边透个信儿,你别看山猫平时对媳妇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这会子真没了媳妇,想死的心都有了。”  春兰娘家人到底被劝走了,山猫从此没完没了的托人在省城等一切有可能的地方打听,除了大女儿在身边,两个小的由姑姑照管着,日子凄凄清清的过着,催生出众多姑婆媳妇的恻隐之心来。期间计生队来过一次,是找春兰去做结扎的,山猫跳起脚来骂着:“人都被你们逼死了,还敢找我来要人,只要你们给我找到人,你们爱怎么扎就怎么扎,我给你们一日三餐的上供,还管你们叫爷爷。”  二、如愿以偿  春兰抱着才满仨月的儿子,慢慢的踱到门前来,一年多时间不见天日,使她脸上呈一种不正常的惨白,山猫咧着嘴巴逗着儿子,满足而幸福。体贴的对春兰说道:“出来走动走动吧,我们谁也不怕了,就算结扎也不怕了,我们有香火了。”  春兰嗔怪道:“我说你,去年商量好了是做戏给人看的,为什么还把那么好端端的一个大水缸打坏了,你就不能扔个扁担枕头什么的吗?”  “妇人之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不来点真格的,谁信你是真走了,你打量这些叔叔婶婶,哪个不是人精,还有那个计生队,哪个是好糊弄的。”山猫很不屑于媳妇的小家子气,同时对自己的真知灼见颇为自赏。  “现在这孩子生了,瞒是瞒不住的。计生队恐怕很快会来,他们要是知道我们生了第四胎,怕是要拆了这房子了。”春兰忧心忡忡的。  “拆就拆吧,反正也是个我爸爸从地主那儿分过来的破房子,只要儿子生下来了,我们就有了指望,再怎么苦,日子都有盼头”,山猫道。  春兰出现在自家屋里还奶着个孩子的消息马上在地方上传得沸沸扬扬,众人议论道:“敢情去年演这么一场戏,原来是自家屋里躲着生孩子呢,倒害得别人帮他没命的找人,演得比电视里的还像,我说那演对的怎么就没找上他们两口子呢,多没眼光。”  “我为找春兰,还丢了一把铁钩呢。”山猫的族亲五婶气愤愤的,她心里本来以为那那把铁钩是春兰的阴魂给收走了,做为献给亡者的礼物,五婶心里也舍得。现在春兰活生生的出来了,那么铁钩竟是白白丢了,五婶的心里又痛起来。  村长闻讯走到山猫家来,果然屋里床上躺着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又瘦又弱如初生的猫,茫然的盯着这个莫名奇妙的世界。村长冲山猫略带责问:“按理你生了儿子,我该恭喜你,可是你当初不该这么耍我。”  山猫两口子急忙拾掇了一条板凳,放到村长屁股底下,山猫赔笑道:“那也不是没办法吗,当初我如果和您老说了真话,您肯定也是帮我们的,但这戏就演不像了。今天我们跟您掏心窝子的道个歉,您老的大恩大德,我们记在心里,求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  话说到这份上,村长也自觉不好进一步说话,道:“我为你们受了这一场累,这也罢了,但计生队不会放过你们的,现如今抓计划生育比历史上抓共产党还厉害三分,你们好自为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先找个地方藏好了,你们这屋,住了今天不知道明天还住不住得到。”  次日计生队果然开着个轰鸣作响的货车挥师而来,直奔山猫那个破房子。看着奶着孩子的春兰,马上想起就是这张脸坏了计划生育形势大好的局面,更连累了自己的奖金,气得脸成了酱紫色。计生队指挥着几个临时雇来的短工搬家什,因为他们知道山猫没钱,几件粗笨家伙很快搬完,几担稻谷也搬上车,还试图把百来斤的母猪赶上去,然而猪恋旧主,居然不可思议的成功逃脱了。然后开始拆房子,几块板子一捅,房子很快开了开窗,围观的人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山猫抱着脑袋,悲伤的看着家一点一点的破碎。春兰抱着小的领着大的,淌眼抹泪的齐齐哭成泪人。  计生队走的时候还顺便带走了春兰,免费做了结扎后就给放回来了。看着已成残垣断壁的家,春兰放声哀哭。  邻居李婶劝道:“事到如今,还是先找个地儿安生吧,你们还算好的,我听我娘家人说,她们那里如果超生,不单是拆超生事主的房子,还抄娘家和亲戚家呢,好比当年日本鬼子进村。要是找不到当事人,还让娘家人在毒日头底下跪着,那计生队的标语不是写着什么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吗,就是说三分钟你想通不生就不生了,想不通的话就把你的东西像龙卷风一样卷走了。”  春兰悲愤的道:“我就想不通,我自己生的孩子我自己养,不沾他们家一粒米不吃他们家一滴油,也没有要求队里分田分地,碍他们什么事了,他们要这样来作践我们,他们自己不养儿育女吗,头上三尺有神明,他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敢情你成天价躲在那个破柴屋里不知道人世间的事呢,也有遭报应的,北边茅山镇,就有一家子,媳妇肚子里两个月的孩子硬被计生队给流掉了,家里但凡值钱点的都搬走了,男的一来二去没了想头,趁计生队又来他家里缠她媳妇去结扎的时候,把自己连同计生队的几个一起炸了,听说那些计生队的好久都不敢出门呢。这计生队的做得也太绝了,兔子急了还蹬腿,狗急了还跳墙呢,有那么逼人的吗?”李婶对那些断人家香火的人也忒觉得气愤。  恰巧李婶那正读高中的丫头片子,名唤乐乐的在一边听她们说话,忍不住插嘴道:“生孩子虽然是自己生自己养,但是国家也要付出代价的,中国这么多人,生孩子多了国家就负担不起了,比如……。”话未说完,已被拉腰截断,春兰嗓门骤然提高,激动的嚷道:“国家负担什么了,给我们钱了还是给粮食了?”五婶骂女儿道:“你懂什么,你一个绣花枕头,红漆马桶,自以为读了两句书,来这里胡乱卖弄。一个种田的老百姓,生个孩子还跟国家扯得上关系,你读书读到屁眼里去了?”  乐乐被骂得没了胆量,虽然不服,到底不敢再辩。马尾一甩,愤愤的回屋里避祸去了,嘴里嘟嘟囔囔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幸而李婶和春兰并不知道乐乐嚼的什么蛆,所以对这更加严重的诽谤反而没了应激反应。  村上原有两间平房,也是红砖垒的,原用于果园放哨,后来果园荒芜,这两间房子就用来堆放粪灰柴草等一类的东西,看着在废墟上哭作一团的春兰和几个孩子,及束手无策的山猫。村长一声叹息,喊了几个后生仔粪灰清理了,又和杀虫剂和洗衣粉之类整整洗了一天,作了简单修缮,山猫一家便算新居落成,感恩戴德的住了进去。    三、堕落  地里的禾苗卷了叶子,无精打采的,明显的遭了虫害。山猫在田垄上踱来踱去,一筹莫展,这农药非买不可,可是没钱,这叫怎么办哩。借钱好像也没什么可行性,该借的能借故的地方都借过了,他是地方上出了名的债户,现在怕是鬼见了也要躲开他的。本来箱底里还压了几个伙食钱,可是被迫扔在了大丫和二丫身上,大丫和二丫上学的事原打算再缓缓,,可是村长和老师再三再四的在路上堵住他,又是劝又是逼,说是国家规定的义务教育,读也得读,不读也得读。义务教育口上说着是免费的,事实上却也有这样那样的交费,这不这点口粮钱又被学校征收了。   共 1307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六大前列腺炎的自我疗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有几家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