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旅游

【江南】前尘梦(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4:20
引子
天上仙界,有百花仙子主管百花。这一日,正是春时,百花仙子携桃仙李仙杏仙等花仙下凡,其他时节的花仙则留在百花宫内。秋兰仙子在宫内呆着无聊,便对秋菊仙子说:“宫主带其他姐妹到凡间去了,我们偷偷溜下去玩玩好吗?”
于是二仙溜出百花宫,来到人间。但见人间处处莺歌燕舞,花团锦绣,鱼儿追逐,鸭子戏水,外出郊游踏青的人群,老者慈爱,孩子天真,情人开怀,好一片春光明媚之景。
二仙以前只在秋景萧飒之时到过人间,如今见到这春满人间的欢欣景象,流连忘返,竟过了天宫关门的时间。百花仙子发现秋菊秋兰二仙偷偷下凡,大怒,便将二仙贬下凡间转世为人,受人间七情六欲之苦。

(一)
因为心结难解,郁郁寡欢,萧子君出外旅游散心,来到了峨眉山,独自一人心事重重地在山上闲转,不知不觉就逛到了深山里面,在兜兜转转中发现了一座寺庙,上有匾额,写着“秋雪庵”三字。原来是庵堂。正看着,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青衣小尼姑双手合十,道:“施主请,小尼的师父在里面等着施主呢!”
子君一愣,答:“等我?”
小尼姑道:“我师父说,今天会有一位有缘人前来。我们已经等了一天了。”
子君心中仍有些疑惑,但也是相信天意命运的,便跟着小尼姑进了庵堂。
庵堂里朴素无华,一座观音像威严、庄重。一位慈眉善目的师太打坐在蒲团上,敲着木鱼,嘴唇微动,在念诵着经文。师太向子君微微颌首,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个蒲团,示意子君坐下。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师太宣了一声佛号,缓缓道:“施主心中之事,久不得排解。我为施主念诵一段经文,替你解了这尘缘吧。”
言罢,木鱼笃笃敲响,诵经之声喃喃,子君觉得眼皮沉重,渐渐睡去。
待子君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倚靠在一块大石上。子君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自己刚刚不是在峨眉山的庵堂里吗?现在在哪里?子君晃了晃头,肯定自己是在山里迷路了,准备找个人问问。

(二)
山路上来了个人影,子君走上前,却怔住了。嗯?怎么这人穿一身古装,连发式都是古代的!低头看看自己,还穿着那一身白色的休闲装。也许是山里提供的穿古装的旅游项目?
子君定睛再看那人,原来是个姑娘。那姑娘一身素衣,清丽绝伦,肤色白皙,面容清秀端庄,竟和自己暗恋的人像极,便看呆了。那姑娘双手抱着一个包裹,走得匆匆忙忙,神色中带一丝惊慌。急忙中那女子撞到了正发呆的子君,差点跌到,子君赶紧伸手扯住她衣袖,叫道:“小心!”那女子站稳后,望望子君,矜持地微微施礼,便又要急急离开。
子君赶紧道:“对不起,我迷路了,请问这是哪里?”
那女子已向前走去,听到问话,回过头来看了子君一眼,说:“这位公子,此地乃大唐国襄阳府。小女子尚有急事,恕不能细说。”那女子说毕,便急急而去了。
子君脑袋“轰”地一下,大唐国?襄阳府?子君狠狠咬了一口手背,疼,不是梦啊。这可真是个震惊!难道师太念诵的经文让自己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唐朝!子君震惊着,这便是解尘缘么?

(三)
斜阳西下,暮色渐浓。子君只得放下心中疑团,考虑眼前问题。往哪里去呢?现在天黑了,再不找个地方住下,这山里也许有狼呢。
看看刚才那女子走过的路径,不知去向哪里,只有走走看了。子君沿着路急急地赶着,希望可以追上那个女子。毕竟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遇到的个人。
过了林子,子君隐约听得一个女子的惊呼声,加快脚步赶过去,只见一个粗布短衣的大汉,手里拿着口大刀,淫笑着一步步朝刚才那女子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那名女子惊呼着。
“小娘子,长得这么可人,跟了哥哥我吧。”那大汉便伸开双臂朝女子扑了过去。
“啊,不!”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面色惨白。
子君就近拣起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悄悄摸过去,朝着大汉后脑勺使劲一敲,大汉便歪到一边,那女子则惊吓过度,身形一晃便昏倒下来,子君赶紧伸手扶住了。
等那女子醒转过来,张眼便看到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正关切的望着自己,略有吃惊。
“姑娘,你还好吧?”
女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杉,完好如初,再发现自己正倒在子君的怀里,一下红了脸,尴尬地起身站向一边。
子君看女子已无大碍,便走到被他敲昏的大汉身旁,用手指探探那大汉还有鼻息,便放下心来,还好没有犯下杀人罪,又将大汉拖到了一个土岗背后,这才来到还惊魂未定的女子面前。
那女子向子君深深一施礼:“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子君赶紧也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抱拳弯腰说:“不必不必。在下萧子君,非本国人士,初到宝地,不认得路。刚刚也是举手之劳。”
“难怪公子的衣着这么奇怪。”那女子稍停了停,“我叫刘若灵。”沉吟一下,便抖开包裹,拿出一套衣服鞋帽,道:“我这里有套衣服,就送与公子吧。你到那土坡后换了,行路也方便些。”
子君大喜,忙接了来,转身到土坡后去换了。穿戴整齐后,一个翩翩公子哥便出现了。此时的子君,面容俊秀分明,一脸英气,俊美中带着一丝忧郁,浑身散发着安逸柔和的气息。
若灵看他走过来,似乎呆了下。子君有些别扭地拉了拉长衫,这古代人的衣服也太拖拉了,可以当拖布了,想着便笑了下。若灵看他笑,以为是笑自己,便脸上一红,急急道:“萧公子,沿这小路便可到城里去。不如你与我同行,到城里后再作打算吧。”
子君自是连声赞同,两人便一同前行。

(四)
沿着乡间小路走了一段时间,便来到了襄阳城城门边。子君看着高高的城楼上,插满旌旗,一个“唐”字随风招展。铁板铜钉的城门两旁,站着穿戴盔甲手执矛戟的士兵。这建筑这气氛,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呢。子君好奇地东张西望,看热闹的街市,看人来人往,欢喜得嘴角满是笑意。若灵则看着他,这人,欢喜好奇得像个孩子,难道他的家乡不是这样的么?
突然街市上一阵乱,人们四散躲开。若灵赶紧拉了子君的手也准备逃开,却已经晚了,他们被几个人围住了。子君收住张望的眼,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了。这古代好色之徒调戏民女,强抢民女的事还真有啊。
一个一身绫罗绸衣却脸像委琐的公子,手中摇着扇子晃悠悠走过来,对着若灵装模作样地一打礼:“若灵姑娘,今日踏青可有趣?我今日上门应对,可惜你却不在家。”
若灵冷冷地说:“我既说过谁对上我的联,就嫁给谁,到也不指定应对地点和次数的。那我现时就出一个联,你对吧。”略一沉吟,说了个上联:“取次花丛亦回顾,君子好色,恋之有道。”
那陈公子便晃着脑袋皱着眉头想了又想,然后用扇子一拍额头说:“这个,我就对‘散尽千金还复来,小人得志,闲极无聊’吧。”
子君平日也喜欢些诗词对联之类,听了不由一笑,道:“你这对子也太差劲了。我来对一个。夜吟月光应觉寒,庄生梦蝶,迷者无他。”说完转头笑着问若灵:“若灵姑娘,我这下联可算对上了?”
若灵的脸上起了淡淡红晕,而陈公子那装斯文的脸却变白了,恼怒地指着子君大吼道:“你小子是谁?竟也敢来对对?”
子君笑着说:“你可以来应对,我就不能来应对么?哈哈。”
若灵对着叫嚣的脸摇摇头,冷冷地说:“陈公子学富五车,若中意若灵,就按规则,请下次再来应对,反正你已经来应对过三次了,也不在乎再多几次。”
那张脸羞恼着,指了两人牵着的手叫道:“若灵姑娘,你和这小子在大庭广众下牵着手,可是依礼法办事么?”
若灵这才一惊,发现还牵着子君的手,赶紧火烧似地放了。
那公子正欲步步进逼,一个小厮慌张跑来道:“公子,不好了,老爷正找你呢!”
那公子只得恨恨地说:“哼,在襄阳府,本公子看中的人,还没有得不到手的!”言毕,带着一帮喽罗离去。
若灵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忧虑,默默地往前走,子君只能关切地跟在后面,不知如何开口。
待行到一僻静处,若灵叹了口气,娓娓把事情来龙去脉讲给子君听。
原来刘家是中医世家,在襄阳城里开了间药堂,平日里行医积善,日子到也安乐。刘家一儿一女,若灵是大女儿,因生得沉鱼落雁,又兼兰心慧质,是这襄阳府里有名的美人,引得多少公子哥惦记。但这若灵姑娘极其爱才,对外宣称以对联招亲,若要做刘家夫婿,必对上她的对联才可。今日街上遇到的那个是陈太守的儿子,仗着其父的权势,早成了地方一霸,对若灵是垂涎已久。只是腹内草莽,应对三次也没对上,却仍纠缠不休。若灵听闻今日这陈公子要上府纠缠,便换了男装一大早躲到郊外去了,却不料回府途中遇到子君,被子君从歹人手上解救出来,不曾想在街市上又撞到了这陈公子。
子君看若灵脸色苍白,忧虑使她的身形在暮色中显得更是柔弱沉重,心中一阵心疼。想来她这样的女子,是不会轻易屈从权势的。子君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一时豪气冲动,高声说:“刘姑娘请勿担忧,子君定会全力帮助姑娘,不让那家伙得逞!”
若灵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待看到他眼中的坚定真诚,虽不知道这人怎样帮助自己,也不免眼中一热,觉得心中安然。想起他那下联,对得很妙啊,只是他在玩笑时应对,当不得真。又想起先前昏倒在这人怀里,竟不似在一个陌生人怀里,似乎也是安心的感觉。也许,也许是自己近身体有些弱,出现错觉了?

(五)
两人行到一府院门口。若灵停了脚步,道:“萧公子,这里便是我家了。”子君抬头看看,紧闭的黑漆木门上方一块匾额,上书“刘府”两字。若灵轻拍木门上的扣环,稍顷,门半开了,一位大婶伸出头,看到若灵,惊喜地叫了声“ ”,待看到若灵身后的子君,又警觉地住了口,只瞪着子君看。
若灵对那位大婶说:“夏婶,这位是萧公子,他刚才救了我。”夏婶眼里的警觉消失,换作了满眼的笑意,又忙不迭给若灵讲今日陈公子到府上找 应对,刘夫人推托说若灵出外踏春去了,那陈公子便吵闹着说明日再来,才悻悻而去。
若灵听了,眼里的忧虑又浮了上来。她看看子君,想起这个人刚才说过要帮自己,现在天色已暗,他自己人生地不熟尚且无处可去,又如何帮自己呢。想着便从包裹里拿了几锭银子出来,对子君道:“天色已晚,萧公子沿着这条街向前走上百米左右,有家客栈可去歇息。”
子君想若灵是自己在这陌生朝代熟识的人,本想说在这小院里凑合呆一晚算了,又看看若灵端庄稳重的神情,怕让人觉得唐突,便接了银子,抱拳告辞,欲转身离去。
“萧公子。”身后的声音柔婉至极。
子君回过头来,只见若灵盈盈一拜:“若灵谢过萧公子今日之恩,他日定当回报。”说毕和夏婶转身进了门内。
子君望着关上的大门,轻轻念道:“若灵……”
她那正色守礼的神色,竟和子君心上人一样呢。子君想着,不免叹了口气,这缘是要在千年前来解么?

(六)
翌日,子君在客栈里吃早饭时,听人说起街尾的翰墨书院正在招工,便赶紧赶了过去。原来是书院要招两个厨房杂工。子君想,自己不知道会在这唐朝呆上多久,有份工作先解决温饱问题吧。
翰墨书院的后院里,来应聘的人排了长长的队伍,看来唐朝盛世,工作也是不好找的。杂工是力气活,应聘的人都被要求扛米包试试。子君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便放弃了,准备出来到刘家去。经过一个侧门的时候,听得里面有朗朗读书声,便好奇古代的书院是如何上课的,便走了过去,在窗外看着。
屋子里,一个青衫老夫子正摇头晃脑地领着一群孩童读着《弟子规》。靠窗边的一个小孩偷偷地伸手,在窗外的桃树上摘了朵桃花,藏到书桌里。老夫子发现了,停了朗读,出了个上联让那小孩对,叫做“小书童暗藏春色”。那个调皮的孩子抓耳挠腮地想了好一会,也没憋出词来。
子君朗声对道:“老夫子明察秋毫”。
老夫子对子君的下联非常满意。拉了子君畅谈,知道了子君的才华(那当然了,子君比这些唐朝人可多了一千五百年啊),大为赞赏,便极力劝说子君去长安的东林书院任教职。据说那东林书院是当朝的书院,许多达官贵人的公子都在那里就读,想来就是古代的贵族学校啦,在那里当老师,弟子都是以后的高官,地位自是不同。
子君对老夫子描述的锦绣前程没什么兴趣,只是诺诺地应着。老夫子得知子君尚居客栈,便让他在书院暂作教席助理。子君满心高兴,不仅解决了食宿问题,还有一分工资可拿。

(七)
子君在书院熟悉工作忙碌了大半日,及至午后时分才得空。想起那陈公子今日要闹刘府,不知情况如何,便直奔到刘府。
正准备叩门,却发现门虚掩着。推门进去,看到若灵正站在院中,望着院墙边的一棵桃树。夏婶则垂着头,在一边叹气。
子君叫了声“若灵姑娘,夏婶”。若灵转身看到子君,眼里似乎亮了一下,对着子君温柔一笑,施施然地行了个礼。

共 1275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构思新颖,作者文笔清新秀丽,娓娓道来,让人如沐春风。只因两位仙子贪恋人间,迷恋红尘而被贬入凡间,受尽人间七情六欲之苦。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子君做了一场梦,梦中穿越到了唐朝只为未了情缘,若灵天生丽质,清秀端庄,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子君才高八斗,谈吐文雅,风度翩翩,见义勇为。一系列的情景交错,终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可是意外拆开了这对鸳鸯,当子君醒来,却发现,这是现实的梦。三生石上,刻下彼此誓言,却还是一场空。情太苦,历经磨难,被解救出海,割断情脉,返回仙界,切断七情六欲。文风和畅,行云流水,舒畅自然。文字如雕花般精致利落,简洁流畅却又不失典雅清秀,如蜻蜓点水,恰到好处。故事逻辑清晰,感情充沛,丝丝入扣中保留了给人遐想的空间,力荐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夜雪】
1 楼 文友: 2015-09-08 20:51:46 文章太美,构思巧妙,按语有太多的不妥,还请作者见谅。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09 10:15: 0 谢谢夜雪写的编按,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5-09-08 22:54: 5 神话故事啊,仙子眷恋尘世,经历情感之苦,一篇不错的小说,欣赏阅读,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9-09 10:16:04 谢谢河南雪儿点评
 楼 文友: 2015-09-10 05:57:05 人生若梦,前尘若梦。精彩的故事,巧妙的构思,不错,问好作者,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  楼 文友: 2015-09-10 09:44:15 谢谢社长品读我的文,我还需努力啊孩子口臭怎么办
孩子小便黄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宝宝健脾胃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