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法律

虫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47:25

木板楼很破旧了,到处都是虫蛀的洞,隔音效果特别差,邻里上下家里面发生了什么,听得一清二楚。  我家楼下住的是一位退休高干,早年丧偶,五个子女都有了自己的家庭,经济条件都很好,每天轮流来这儿为他煮饭、洗衣服、做家务,邻里都羡慕他家父慈子孝,可是说到这他总是摇头叹气,大家都不解,笑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终于,从一天晚上的对话开始,谜底揭开了……  老汉与儿女的对话总是五天一变。这不,星期一大女儿来了。  “爸,您说您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工资一定不少,放在这破房子里,您不怕丢了啊?这样吧,您给我,我一分不动地帮您存在银行里怎么样?”  “我没有钱,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大女儿欲言又止,被老汉推出了门,二女儿、三女儿、大儿子、小儿子依次来都是这样,光阴似箭,一转眼,又轮到大女儿了。  “爸,您说您老怎么那么固执啊,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您把它藏在家里有什么用呢?您给我吧,我帮您去炒基金,保您赚回几倍的钱!”  老汉无言,挥了挥手,示意大女儿离开……  “爸,我想买一辆车,您把钱给我吧!”……  “爸,我想把我的别墅重新装修一下,您把钱给我吧!”……  “爸,我们公司近有些周转不灵,您给钱给我救救急吧!”……  “唉……”,每次孩子走后,老汉总是长叹一声,“几个儿女不愁吃不愁穿,却还是眼巴巴地盼着我的钱,唉……”  …………  终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耐性磨光了,儿女的态度也越来越强硬,楼下争吵声不断。可是有一天,楼下居然安静了,原来老汉去世了。  把他的遗体搬出去之后,楼下又响起了一阵说话声。  “妈的,他老不死终于死了,亏我天天服侍他,一毛钱也没拿到,我们快点找一下,看他把钱藏在那里!”  “我还想拿钱呢,刚才老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别说大把大把的钞票,连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我看他天天坐在那张躺椅上,动都不动,钱会不会放在座板下面?”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找找。”  “找到了,有一个信封,里面有张纸,说不定是支票。  “快拿出来看看。”  “我看看啊,上面写着,上面写着,上面写着……”  “写什么啊?我来念,‘感谢徐灵重老先生为希望小学捐款50万元’。”  “天啊!白忙了!”  我想象当时的场景一定很好笑:五个人瘫软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房子被虫蛀了可以修葺,人心被虫蛀了却是如何都补不好了的。。 共 9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是浆细胞性包皮龟头炎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