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法律

弃妃再难逑 125.消息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8:35

弃妃再难逑 125.消息

东周五皇子凌锦娶慕容嫣的消息,如雪片一样急急飞向金华。《

必卜和苍术却在为发不发信鸽争执起来。太子翻遍整个天下找出来的女子,居然要嫁给别人了,他们不知道太子受不受得了。

“以太子的脾气,知道慕容六小姐要嫁凌五皇子,一定会搞得天下不宁。”必卜道,“说不定会两国交兵。”

“两国交不交兵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若我们不及时将消息传回去,我们一定会人头落地。”苍术道。

“难道你想看到丹国生灵涂炭?”必卜问。

“难道你想看到我们人头落地?”苍术反问。

“那怎么办?”必卜愁着眉道,传也不是,不传也不是。

早来等候着的信鸽扑动着肥胖的身子,不满地咕咕叫两声。

“去,去,吃这么胖作什么?小心太子将你宰了炖汤。”必卜喝道。

信鸽歪头小脑袋,目光挑畔地看着瞪视它的必卜。

苍术双目一亮,有了。

“你说这信鸽肥不肥?”他问必卜。

“还用说?又肥又笨,还贪吃。”

“你说它飞得快不快?”苍术问道。

“再养肥些,我看它都飞不起来了。”必卜嘲笑道。

苍术一拍手掌,笑道:“飞不起来好呀。”

必卜不解。

飞不起来的信鸽,太子不宰了炖汤才怪。

“若凌锦与慕容嫣成了亲,太子才收到消息,你说那是谁的错?”苍术问道。

必卜道:“当然是我们的错。”

苍术道:“信鸽就没错?”

必卜不解道:“信鸽有什么错?”

苍术道:“它飞得太慢呢?”

必卜双眼终于发亮,谁说它没有错?那么肥胖的信鸽,能将消息带回去已经不错了

。你还能指望它能准时到达么?他们若是迟些时候发消息,太子又怎么知道是他们发迟了消息还是信鸽飞得太慢迟了?

不是他们的错,自然是信鸽的错。他们会说话,信鸽不会说人话。

必卜看着信鸽奸笑。

信鸽似乎明白被人陷害,厉声咕咕叫两声,扑腾着肥胖的身子飞上云空。

苍术和必卜相视一笑,“我们一日三餐改为六餐。再将它养肥一些。”

丹国的消息。足足迟了一个月才发出去。

东周个得到凌锦要娶慕容嫣的人,却是时刻关注慕容府的凌辰。

她终于要嫁人了!

尽管早已经做好了她投入他人怀抱的心理准备,凌辰一颗心依然痛得厉害。

“六妹能找到如意郎君。王爷一颗心也宽慰不少。”慕容妆朝凌辰道。

宽慰?

凌辰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滚!”他喝道。

他的怒喝声一出,下人立即口观心,心观鼻,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凌辰在下人面前不留任何情面给慕容妆了。

下人们开始还同情王妃。后来连同情的心也没有了。他们总算看清了王妃的真面目,就拿王妃的娘家来说。出了抄家灭族的事,王妃躲得比任何人都快,连派个问候的人都没有。倒是王爷,听说这中间还出了不少力。这样狠心的女子。真的是平日里看着温柔端庄的王妃吗?下人们质疑起慕容妆,又暗暗唾弃她,连一个贴身婢女都不如。还不及采莲姨娘能抓住王爷的心。

凌辰神情恍惚,眼里心上脑中全是大殿上那张清冷的脸。还有就是两人接触时她寒着的脸,再有就是被他强吻后她那木然的表情,不管那一个表情,都刺痛着他的心。

她就要成为别人的妻了,凌锦的妻。

凌辰心烦意乱,如行尸走肉般踏入采莲的屋子。

慕容妆在暗处看着,咬碎一口银牙。

采莲十分诧异,“王爷怎么来了?”

“她要嫁人了!”凌辰的声音似有哭音。

采莲大吃一惊,对事情的突变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王爷来这里只会与她谈论六小姐。

六小姐要嫁人了,那她怎么办?

采莲原是慕容妆从小的贴身丫头,自从慕容妆推慕容嫣入荷花池的事情败露后,采莲就知道凶多吉少。为了免遭慕容妆的毒手,她跑到王爷面前求救,不想王爷保下了她,还问了她许多关于六小姐的事。

采莲编了一些六小姐的趣事来取乐凌辰,谁知凌辰居然信了,还命人重重赏了她,分配给她**的院子,日后只要有空就会到她这里来听慕容嫣的事。采莲何等聪慧,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掌握在六小姐手里,于是绞尽脑汁盲编六小姐的事来取悦凌辰。她不知道王爷相信多少,总之不管多么小的一件事,王爷都听得津津有味。她在王府的地位水涨船高,遥遥超过王妃,因为,王爷常常到她屋子里来,虽然从不过夜,却时时很晚才离去。于是,她成为王府里的采莲姨娘。

“六小姐要嫁人,必有她的苦衷。”采莲顺着凌辰的话题开解他。

“什么苦衷?”凌辰抬起头问。

“六小姐早已过了婚配之年,成为人们眼中的老姑娘,受尽世人的奚落,她能不嫁吗?”采莲道。

“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采莲叹道,以一幅同情的口吻来同情慕容嫣,果然将凌辰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六小姐从小就是个心思敏捷又脆弱的人,也不知夜里暗暗哭了多少回呢。”

“想当初六小姐拿到王爷未嫁先休的休书,泪水一直没有停过。”

“六小姐如此爱慕王爷,就算王妃没有推她,她也会自己跳入鱼池殉情。”

“有一次奴婢就看见六小姐拿着休书,一字一泪读着,然后看着湖面发呆。眼里都是决绝的表情……”

“她跳进去了吗?”凌辰惊呼,一颗心跳到嗓子上。

“要不是奴婢及时拉住,六小姐早就跳进去了……”

凌辰一颗心才放回肚子里。

一个愿讲,一个愿听,这已经是晋王府里常常发生的事。不管王爷心情多么不好,只要遇见采莲这朵解语花,无论多么糟糕的心情。都会变得平静。

只有采莲知道。她不是什么解语花,真正的解语花,是她口中故事的女主人。采莲只能靠着口中的六小姐、编造更多六小姐的故事来活下去。王爷要的不是故事的真与假。精彩与乏味,只要与六小姐有关就行。

那个女子要嫁人,她还能在王府呆多久?

与凌辰哀伤痛楚的心情相比,凌锦的心情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明媚灿烂。他一生的开心。加起来也没有这两天的多。就连凌滔传他,他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我近日好忙。父皇找我何事?”凌锦不耐烦问道,心去早飞到慕容嫣那里去,他要告诉她,他已经设计好了皇子府修整的图纸了。那是他们的家。他想问问她,满不满意。

凌滔细细瞧凌锦一眼,暗叹一声道。“你真要娶她?”

“是,请父皇成全。“凌锦道。他说的只是场面话。

他早打定主意,不管凌滔同不同意,他都娶定慕容嫣。这个世上没人能阻止他,除非是她不愿意。

“她原本是辰儿的王妃,辰儿求朕多次,要将她赐还给他,当日太后也答应过他的。朕近日正打算下旨,不想你……“凌滔咳咳两声不将话说下去。

凌锦顿时沉了脸,冷冷道:“她喜欢的是我凌锦,要嫁的也是我凌锦,不是什么辰儿。“

就算她现在不喜欢他,总有一日也会喜欢上他的。

“若朕现在下旨,她的名分从此就定了下来,难道还能嫁你不成?“凌滔呵呵笑。

死老头。

凌锦眼底闪过一片阴冷,直直盯着凌滔。

“你瞪朕也没用,朕想怎样就怎样,谁叫朕是皇帝?”凌滔挑眉看着凌锦。

凌锦手指渐渐握紧,这死老头敢坏他的事,他会叫他死得很难看。

“锦儿,你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做皇帝,要么看着她嫁给辰儿。”凌滔道。

“你威胁我?”凌锦怒道。

“锦儿,朕已经时日无多,要用这种办法逼你继位,朕心中也难过。”凌滔神情哀伤。

“时日无多?”凌锦冷笑,“我看你活得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要精神头,那有那么容易死。”

“你选吧!辰儿已经在仁寿宫跪了整整一日了。”凌滔道。

“对于她,我志在必得。至于帝位,恕我无心。”凌锦说完甩袖而去。

“锦儿,朕知道你也许能娶到她,但你想过她的名声吗?”凌滔道,“她已经没有名声了,再来一次,就算嫁给你,必定受尽天下人的唾弃。”

凌锦猛地站住脚步,他在乎!她已经委屈过一次,他不能再让她委屈。

“有朕给你们赐婚,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她就算想反悔也不行。”凌滔拍着凌锦的肩头道。

他与楚楚今生今世无望,但楚楚的女儿如果与他儿子在一起,他也认了。再说凌锦是要当皇帝的,南诏的势力已掌握在慕容嫣手里,这对东周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不用费一兵一卒就让十多年来困扰他的问题解决了。

凌滔一句话,让凌锦动摇了。

“你要加上一条,她今生今世,只能做我的妻子。我生,她生,我死,她死。”凌锦道。

凌滔笑道,“这点小事,朕答应。”

出了乾清宫来到慕容府,凌锦心情忐忑不安。他后悔自己答应得太快了,怎么不问问她想不想做皇后?

其实不用问,她是不想的。

凌锦将五皇子府里修整的事情详细说了一番,征求慕容嫣的意见。

“甚好!”慕容嫣道。

凌锦说了整整一个时辰,她却只给出淡淡二个字。凌锦更加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面的话题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哟。”凌锦看看天道。

“唔。”

“这棵小树长的真快呀。”凌锦指指旁边的小树。

“唔。”

“那朵花,开了二次了。”凌锦看向那边的鲜花。

“唔。”

“那墙头的草……”

凌锦刚开了个头,慕容嫣制止他:“有话直说。”

“我要当皇帝了。”凌锦松一口气,低着头道。

慕容嫣果然睁开眼来看他一眼,然后,她事不关己地闭上双眼。

“随你。”她说道。

反正她生了孩子,就会带着孩子离去,他做不做皇帝,与她何关?

“你是皇后。”凌锦依然忐忑不安,难道她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他是皇帝,她是他的妻子。

皇后啊!

慕容嫣笑了,她饶有兴趣睁开眼来看凌锦一眼,说道:“很好!”

看着她眼角眉梢的笑容,凌锦一颗心彻底放下来。

“你安心待嫁,事事有我。”凌锦蹲下身子来握着她的手。

慕容嫣心头一震,抬眼看他。

半跪在她面前的男子,看着她的双眼如两颗星星一样璀璨夺目。

她看到,她的身影,浓缩成两个小小的影子,倒影在他两个眼球里。她看到自己的表情,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毫不害羞地盯着自己的情郎。

这已经是很多年很多年前的事了。

她破天荒没有甩开他,也没有扣针,而是顺从地说道:“好!”

凌锦的笑意慢慢从眼底渗出来。

“嫣儿,嫣儿,你真要嫁给他?”钱齐带着一脸的风霜,气急败坏冲进秋风院。

凌锦恨不得捏死钱齐,暗骂一声煞风景,只是顺势放开慕容嫣的手。

她的手是温热的,如一块美玉一样充满暖意。

“是的,阿齐。”慕容嫣看到钱齐,也不知是不是心情好了的原因,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来。

“其实我也不错,你为何不可以考虑一下我。”钱齐沮丧道。

“阿齐,我已经决定了。”慕容嫣道。

钱齐泄了气,不满道:“凌锦有什么好,就一把嘴懂得哄人。嫣儿,你小心上当受骗了。”

凌锦的目光如刀一样射向钱齐。

慕容嫣道:“阿齐,你是个好男子,值得更好的女子。”

更好的女子就是你啊!你是的,这天下找不到更好的了。

钱齐失神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凌锦听得都替钱齐心里发酸,明明的就在眼前,哪里去找更好的?幸好幸好,自己不是要被安慰的那一个,不然他一定会受不了疯掉。那种揪心的感觉,看看钱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

东莞市百佳玛利亚妇产医院专家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鲁卫星
苏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
镇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