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游戏

母子面对4抢匪自救12岁儿用口水弄掉封口

发布时间:2019-07-12 23:08:58

母子面对4抢匪自救 12岁儿用口水弄掉封口胶带

杭州绍兴路与上塘路交叉口附近的大浒东苑,楼下有一排商铺,正对着公交车站。其中,有一家出售体育用品的商家,老板一家把这里又当店又当家。外一间是商铺,中间是卫生间,再往里是卧室,里面是厨房。

前天晚上9点半左右,老板娘阿琴(化名)出门办事回来,她停好车,和12岁的儿子军军(化名)往店里走去。

开门后,儿子径直往里走,阿琴刚打开外间商铺的灯,就有4名年轻男子跟了进来,他们随便看了一下商品后,向阿琴要茶喝。“茶叶没了,要不喝矿泉水吧?那儿有。”阿琴指了一下墙边整箱的水,就在这个时候,一男子快步上前,逼着阿琴退向里间。

阿琴心里一惊,糟了,碰上抢劫了。之后,便是惊魂40分钟。

老板娘一再说

不要伤害我和孩子

男子逼着阿琴后退到了卫生间,接着又把她儿子也弄到了这里。

那男的从包里掏出了刀,在洗脸盆上一下就砍掉了一大块,大声叫着“把钱拿出来”。

阿琴说,她从一开始就非常害怕,一直对抢匪说,“你们要什么都行,只要不伤害我和孩子。”

阿琴说出了放包的地方。抢匪从包里和抽屉里,找到了1万多元现金,但他们不相信只有这么点钱,于是开始翻箱倒柜。

抢匪中的一人拿了刀在卫生间看着母子俩,其他3人把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还爬梯子到阁楼上找,甚至连卫生间顶上的换气扇也被他们撬了下来。

直到他们感觉的确翻不出现金了,才又从阿琴包里找出五六张信用卡,让她说出密码。

“我当时根本没考虑钱的事,马上告诉了他们密码。”阿琴说,两个抢匪出去取钱,一个抢匪看管着母子俩,另一个还在外面找钱。

不知道是抢匪输错了密码,还是错拿了张没钱的卡,没多久,其中一个抢匪就跑进来,大声责问阿琴是不是故意说错密码,还拿出了刀。

“密码是对的,你们再试试,再试试。”阿琴一再恳求。过了一会儿,他们收到了短信,钱已取出。

老板娘跪求抢匪

别让自己开车

抢匪取了2万块钱,然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会儿,一个抢匪拿出胶带纸封住了军军的嘴,又把双手双脚绑起来,中间还插上一根棍子,军军弯成了弓形。

军军很懂事,不哭不闹,也不顶嘴,显得很顺从,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们把军军扔到卧室里后,把阿琴拉到外间,要她开车。

阿琴一听便吓坏了,起初她想骗对方说自己没车,没想到一抢匪马上说他们是看着她停车带儿子到店里的,还说盯了快一个月了。

眼看骗不过去,阿琴只好跪地恳求,一再说钱都拿了不要伤害他们母子。

抢匪看到阿琴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又商量了一下,把线等都拉断,按照刚才的样子把阿琴也绑好扔在床上。走的时候,还拿走了阿琴的车钥匙。

儿子用口水弄掉封口的胶带

又咬开手上的胶带

母子俩被扔到床上那一刻,阿琴害怕到了极点。“如果他们动手,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一个劲地求他们,直到他们关门离开,恐惧依然。”阿琴说她被绑着,一点都动不了,没想到儿子倒先弄掉了封口的胶带。

军军说,“我慢慢吐出口水,这样胶带会失去粘性,我用力在裤子上摩擦,胶带就掉了。”

也许是他人瘦小能弯腰,自己低头咬断了绑在手上的胶带,终于脱身。接着他又用刀子割断了妈妈手上脚上的胶带。

阿琴发疯似地跑到门外,看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便叫住他,说自己被打劫了,让他帮忙报警。对方开始以为阿琴疯了,阿琴解释了很久,对方才相信并帮她报了警。5、6分钟后,派出所民警来了。

“这个时候,我整个人便瘫倒了。”阿琴说,4个人的长相和特征,还是儿子对警察说的。

的哥起了疑心

向近的出城登记站开去

的哥张师傅,在杭开车快两年了。前天晚上11点,那4名抢匪拦下的正是他的车。

“他们带了三个包,两大一小,两个大的放进后备厢,小的带进了后座。”张师傅记得,其中一个人说要去苏州,着急地问要多少钱。

张师傅想了想,说要800元。“他们还价700,我说不行,过路费高,而且回来是空车,这生意做不来的。”四人显然有点慌张,稍稍一顿,其中一人又说,那就去火车东站吧。

“我看他们的神色,已经怀疑了,听他们这么颠三倒四地说,更加不对了,这时我已经打定主意要去出城登记站了。”张师傅不动声色,心想:自己一个人,对方四个,要智斗。

大概又开出了200米,四人又变卦了,其中一个说:800就800吧,还是去苏州!

张师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知道,在紧急时刻,登记站是他的安全保证。

于是,张师傅一路往近的皋亭坝出城登记站开去。

登记站里发出暗号

赶紧通知PTU

与此同时,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指令已经下达到了交通治安分局。时间,全杭州8个出城登记服务站都接到了这条指令,尤其距离案发现场近的皋亭坝登记站里的民警,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在城东的交通治安分局指挥中心里,监控画面转到了各个登记站所在的位置。值班民警仇光福在心里反复念叨着抢匪的体貌特征。

指令下达后十分钟,张师傅的车就开到了皋亭坝登记站门口。

仇光福从监控里注意到,车上下来的四个人,体貌特征非常相似。他马上向皋亭坝登记站发出提醒。

皋亭坝登记站一共有4名警力值守,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四对四?不行,还不是优势兵力。”

随后,四个下车的人中有一个摸出香烟,递给登记站的一位值班者。“他递香烟的时候,手不停地抖。”

这位值班者朝着登记站站房里的同事做了一个约定的暗号动作,那意思是:赶紧通知增援,叫PTU!

5分钟之后,PTU警车呼啸而来,上塘派出所和拱墅刑大也迅速赶到,四名抢匪被围在了登记站里。

三个包里,赃物都在,3万现金、项链、耳环。

他们都是河南人,韩某,1990年生;杨某,1988年生;黄某,1994年生;刘某,1995年生。

经过警方连夜审讯,他们初步说出了作案动机:在老家做生意赔本了,就想搞点钱,盯上这家位置相对偏僻的体育用品店有些日子了。目前,四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原标题:母子面对4抢匪自救12岁儿用口水弄掉封口胶带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深圳整形美容专科好的医院
益阳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小儿球形细胞脑白质营养不良医院
香港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