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落实民主承诺新普京时代的一大看点

2018-11-05 09:15:41

落实民主承诺:新普京时代的一大看点

俄罗斯总统大选已落下帷幕,然而,普京在新总统任期内的执政之路依然布满荆棘。本来,这次俄罗斯总统大选似乎没有什么悬念和看点的,普京完全可按事先订好的计划踏踏实实地“归来”。但去年12月4日杜马选举突然引发的民众“集会示威潮”却似乎有点打乱了普京的总体战略部署。杜马选举结果公布后,俄体制外反对派利用一些民众对俄当前现状的不满情绪,借助互联和等现代信息技术的帮助,接二连三地组织了多场以“为了诚实的选举”为主题的合法示威集会。   在这些集会中,反对派不仅时不时地提出“反普”口号,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要求,比如释放政治犯、取消国家杜马选举结果、解除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丘罗夫职务并对其进行调查、为所有政党登记并实现选举民主化、举行新的议会选举,等等。   但反对派的质疑和民众的集会,既没有取消也没有改变俄国家杜马大选结果。2011年12月21日,第六届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如期举行次全体会议。而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丘罗夫至今仍在继续工作着。不过,反对派的要求也并非没有引起“梅普组合”的任何反应。   2011年12月22日,梅德韦杰夫以总统身份向俄联邦议会发表一次国情咨文,他直接回应了俄各界和民众都十分关注的国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梅德韦杰夫在报告中回顾成就、展望未来,提出“建议实现全面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内容主要包括直选各地区行政长官、简化政党注册手续以及更改国家杜马选举的机制。他表示,为参加俄总统选举必须获得的选民签名数量应该减少,建议减至30万个,而非议会政党的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需要得到的选民签名数量减少到10万个以内。此外,他认为,为加强议员与选民之间的联系,全国225个选区以比例代表制选出议员是合理的,这可以让每个地区在议会中都拥有自己的直接代表。他建议把政党登记条件改为:党员500人起,代表全国一半以上的行政主体。   细心人发现,梅德韦杰夫的这些政改具体建议有点否定“普京式民主”、复辟“叶利钦式民主”的味道。其实,普京一向强调俄已是民主国家了,他从不笼统地否定民主,更不把本国民主同世界公认的民主概念对立,以免给西方提供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借口。普京在2005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讲民主和自由“必须顾及俄罗斯历史”,从本国的地缘政治和国情出发,“民主原则和民主标准不应导致国家解体和人民受穷,而应该使国家更加安定团结,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但在建设什么样的民主的问题上,他强调:“俄罗斯遵从的不是外国伙伴的态度,而是本国的现行法律。”这种“普式民主”被俄罗斯人称为“主权民主”,西方人喜欢称之为“可控民主”。 [1][2]下一页按“普式民主”的思路,俄罗斯把国家杜马议员选举由“混合制”改成“单一党派制”,各党派参加国家杜马选举的门槛被提高至7%,清理社团并严控外国非政府组织,强化对媒体的管理,实现总统对地方行政长官的直接任命等。这些举措在普京执政初期,对加强中央权威、实现集中领导、维护国家统一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俄罗斯国内局势的稳定和发展,一些民众和自由派人士开始指责普京这些“开民主倒车”的举动。   对于这些质疑声,普京今年2月6日在俄《生意人报》发表了题为《民主与国家素质》的纲领性竞选文章。他在文章中强调,真正的民主应该兼顾社会所有团体的利益,而不应该演变成一场信口开河的娱乐秀。他强调,真正的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能仅仅在表面上进行复制。社会必须为民主的机制发挥作用做好准备。他认为,只有在人们准备好为民主做贡献的地方,民主才能发挥作用。普京指出:“上世纪90年代,在民主的大旗下,俄罗斯得到的不是一个现代国家,而是宗派林立和封建割据;不是高质量的新生活,而是庞大的社会花销;不是自由公正的社会,而是一个公然蔑视普通百姓利益的所谓精英社会。”   在表达自己“民主见解”的同时,普京还在杜马选举后给体制外反对派以表达自己声音的权利,甚至表示要邀请反对派代表参加新政府的组阁。据悉,俄体制外反对派日前应邀已派代表参加国家杜马议员对梅德韦杰夫系列政案方案的讨论工作,以此来保证这项工作的彻底落实。同时,俄中选委还根据普京本人的建议在总统大选投票站安装了可络直播的视频监控设备,以确保大会的透明性。   与此同时,总统候选人普罗霍罗夫已开始在自己的个人竞选站上接受有意者的入党申请,并表示计划在3月4日总统选举结束后创建一个独立的新右翼政党。而反对派仍然计划在选举后继续组织一系列示威集会。这些迹象都表明,俄罗斯国内已被调动起来的活跃政治气氛并不会因总统大选的尘埃落定而瞬间消沉。   对此,普京会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呢?梅德韦杰夫的政改方案是否能“不打折扣”地真正落实?普京对反对派流露出的善意是“是权宜之计,还是长久之计?当选后,普京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并对反对派恢复至“不搭不理”的状态,还是“痛定思痛”准备与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共谋国家发展大计?普京3月2日被西方问及“如果重返克里姆林宫,是否打算限制反对派?”的问题时说:“怎么会有这类担忧?我们从来没有打算这么做。相反,我们的目标是与所有人对话,包括支持者和批评者。”尽管如此,普京在回归后如何把竞选期间的“民主承诺”变成“民主行动”,这将是“新普京时代”的一大看点。   莫斯科3月7日电 驻俄罗斯 关健斌

前一页[1][2]

防冻剂
硬齿面减速机
旺旺大庆麻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