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健康

木马收徒讲道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6:17

五、收徒讲道    小孩可爱,小女孩更可爱。  赵氏为韩非生了个女孩,堂屋内一下子充满了生气和光辉。  韩非掀开花毯子做的小被,将女婴逗醒了,那胖胖的小脸上笑出了酒窝,晶亮晶亮的两只圆 眼睛注着泪光,胖胖的小手来回摆动,仿佛在向父亲招手。  韩非低下头,在女儿的脸上亲吻了一口。突然,小女儿哭了。  赵氏急忙侧身,解开上衣扣子,将女儿搂到自己怀里,让女儿吃起奶来。她笑着说:“你呀 ,研究治国的办法,都忘记剃胡子了,看把咱闺女扎哭了吧!”  贤妻这么一说,韩非才想起自己的头发和胡子长了,该剃一剃了。  韩非信步来到城内,进了一家“曾记”剃头铺。  曾掌柜忙招呼韩公子坐下,让儿子给另一个未剃完头的人剃头,自己开始给韩非洗头。  韩非问:“曾掌柜,你有几个儿子?”  曾掌柜回答:“两个。”  “现在多大了?”  “一个20,一个15。”  “上过学吗?”  “没有,穷人哪有钱进学堂呀。”  韩非问:“像你家没上过学的儿子,这街上还有多少?”  “大概有十七、八个吧。”曾掌柜边剃头边回话。  韩非说:“请你晚上动员一下,愿意上学的,可以到我城外的家里来,我给娃娃们讲课。”  “好,好,只恐人家交不起钱。”曾掌柜脸有难色地说。  韩非慷慨地说:“孔子当年办学只要10斤干肉,我现在办学分文不取,包吃、包住、包教。 ”  这时,曾掌柜的儿子曾志成高兴地说:“爹爹,我要拜韩大人为师。”  “好,我收下你这个聪明的徒弟。”韩非满面红光。  曾志成立即跪谢:“谢过师傅。”  刚剃完头的一位白胡子老者随便地说:“不收分文,天下哪有这等便宜的事!你图个啥?”  因韩非正在剃头,没有转身,所以未看清老者面目,但“图个啥”的话,激起他的久已蕴藏 在胸中的火种。他大声地说:“我韩非不图啥,就图个祖国有一批真才实学的人,将来为国 家的强盛而效力!”  “好,说得好,韩国的衰弱,就是缺乏一批治国的栋梁之才。”老者也激昂地说道。  韩非转过身,见是自己的田老师,急忙起身,拱手致礼。  “免了,免了。我现在告老闲居了。如果公子不嫌弃,老配亦可当个义务老师,也分文不取 !”田老师表示说。  韩非激动万分,紧紧握住田老师的手,说:“太好了,太感谢您老人家了!有您这位老前辈 坐堂,一定能教好学生!”  田老师说:“自古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韩公子,你如今名扬国外,听说有个大国的 君主很赏识你的治国思想哩!”  “哪里,哪里,”韩非谦虚地说,“老师言重了。要说有点法术言论,还不是您老师教的结果吗?”  “教是教,关键还在于你自己努力。”田老师说道。  没出三天,十五六个孩子都到韩非府上报到上学,田老师也拄着拐杖来了。  韩府一片生机,热闹非凡。  曾掌柜过意不去,联络了十多个家长,请木匠制作了一个匾,请书法家写上“兴学典范”四 个大金字,敲锣打鼓,送到韩非子的学堂,悬挂起来。  王公、贵族、文官、乡邻等500余人前来祝贺。桓惠王也派人送来礼品,赞许兴学。  赵氏抱着花朵般的小女儿,欢喜异常,跑前跑后,吩咐佣人烧茶做饭,招待客人。  酒席桌上,大伙儿为韩非祝福:“韩公子,今日兴学,功在当代,泽及后世,实乃今世之孔 夫子,当敬,当敬!”  韩非举起酒杯,高声说:“诸位大人、乡邻、亲朋们,敝人办学,全靠大家,今日略备薄酒 ,请干!”  “干!干!”众人齐声说道。  第二天,正式开课。田老师讲儒学,韩非讲法术。每人半天课。  下午,韩非向学生们讲课:法、术、势怎样结合治国。  他说:“学生们,你们应当记住:只有依法治国,国家才能富强。我们韩国为什么由强变弱 ,就是没有实行法治,没有像秦国那样实行变法!”  “我经过多年的探索,觉得要治理好国家,必须采取法、术、势相结合的办法。法者,就是 国家制定和发布的法令,天下人必须遵从的准则。守法者赏,违法者罚;术者,藏之于君主 胸中的妨奸办法和控制大臣的手段;有了术,就可以独揽政权;势者,就是政权,乘势就是 掌握政权。法术必须以掌握政权为前提,又必须为政权服务。法是基础,术是方法,势是保 证。”  “其实,这三者并不是我的发现,而是过去法家人物创造的,在实行中有利也有弊。比如, 商鞅实行变法,使秦国富强,但他没有术,无术知奸,无术防奸,无术除奸,结果让奸臣杀 害;申不害只讲术,不讲法,因而国家处于软弱状态;慎到不讲法、术,把势(即政权)当 成的重要依据,政权反而保不住。”  韩非讲完了法、术、势的概念,也仿效过去小时候玩“商鞅变法”游戏那样,让孩子们玩个 痛快。  快放学时,他又让学生提问。  曾志成提出:“韩老师,为什么劳动人民总要受有钱人的欺侮?”  韩非说:“因为,有钱人买到官,有了权,就欺压劳动人民。”  牛小子问:“什么叫国家?国与国之间为什么要互相打仗?”  韩非一一给予解答。  在开学的第十天早上,田老师正在讲孔子被围困匡城的故事,突然口吐鲜血,昏倒在地,停止了呼吸。  韩非和学生们悲痛万分……  田老师孤身一人,无依无靠。韩非将丧事告知桓惠王之后,桓惠王念其教过自己,下旨公葬 ,国库拨银。  韩非自愿披麻戴孝,安葬义父。  在安葬田老师的过程中,韩非按照“管仲禁厚葬”的原则,没有铺张,没有请乐人,没有声 张,就他和十多个学生送葬,入土为安。  韩非因失去一位师长和同行而痛哭顿首!门子拉起韩非,劝他莫悲伤,并自愿承担教学任务 ,补起田老师的空缺。  隔了一段时间,韩非问几个同学:“你们知道尧舜吗?”  同学们摇头。  韩非又问:“你们知道大禹治水吗?”  同学们又摇头。  于是,韩非给学生们增讲了一堂历史课。  他说,历史是变化的,时代不同,解决的办法也不同,古代的东西不适合近代,所以要变革 。历史可划分为上古、中古、近古三个阶段。  上古,人少兽多,人常被兽虫咬伤,咬死,人们就组织起来用木棍、石头还击,圣人提出“ 构木为巢”,才有了住处,避免兽虫伤害。那时人类吃野果,吃血淋淋的野兽肉,逐渐发现 了火,烤肉吃。  到了中古,天下大雨,洪水泛滥,淹死许多人,冲走许多东西和房屋,于是出了个大禹,为 了治水,他三过家门而不入,听到儿子“哇、哇”的哭声也未进门。尧把帝位让给了舜,舜 又把帝位让给了禹,禹将帝位传给了儿子夏启。  到了近古,出了夏桀和商纣王,都是有名的暴君。纣王用“炮烙”烧死忠臣,还挖了比干的 心,为了寻欢作乐,造了酒池,叫裸体男女在池中追杀嬉戏。桀也是日夜同美女作乐,酒池 行船。人们非常不满,发生暴乱,讨伐桀、纣……  韩非讲道:“决定历史变化的原因,主要是人口的增长。一个人生五个儿子,每个儿子又生 五个儿子,曾祖父如果还活着,就有125个孙子。古代人少,不种田,野肉、野果、树叶就 够吃了;后来,人越来越多,财物越来越少,人们就争夺起来,免不了混乱。所以,人口多 了,采取的赏罚办法也要变嘛。”  几个学生听出了兴趣,缠着韩非讲述尧舜的故事。于是,韩非讲开了:  尧当帝王的时候,天下为公,不谋私利,而且能倾听群众的意见,用德才的标准考察选择继 承人。  尧执政七十年时,感到自己老了,便主动提出让位。他的一个大臣叫放齐,提议让尧的儿子 丹朱继承帝位。尧说:“丹朱没有首先修养,是个常和人争的顽凶,不行我决不能使天下百 姓受害而利一人,而要使天下万民得利。”  于是,尧让另推荐贤人,不少人认为舜可以号令天下。  尧了解到:舜的父亲是个瞎子,母亲早逝,父亲娶了个后老婆,生了个儿子叫象。舜的父亲 、继母、象三人,常常想杀害舜。  有一次,象和其母密谋后,对舜父说:“家里的仓库漏雨,你叫舜上房修一修。”  当舜从梯子爬上房顶正修理的时候,仓库下边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因为房顶是毛草盖的,顿 时黑烟翻滚,把舜呛得无法呼吸,火焰烤舜皮肉痛疼。舜想下房,梯子被象抽走。舜急忙从 房上跳下来,脱了险。  舜虽然知道这是象和继母设的圈套,但并不计较。  象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要父母命舜去修井。  舜的父亲说:“舜儿,这几天下雨,井水浅了,你下去把泥沙掏净。”  舜心中有数,下井后先用斧头在井壁挖了个可以从旁边出来的洞,躲在洞口掏泥。  突然,舜的父亲和弟弟象垫起井来,心想这下子会压死舜。  不料,舜从井壁旁的洞里钻出去了。舜并不生气,对弟弟一样友爱如故。  众人推举舜的时候,舜已经三十岁了,还未结婚。  于是,尧就把自己心爱的女儿嫁给舜,又将九个儿子派到舜家一块劳动,来观察舜处理家庭 关系和社会关系的能力。  舜要求妻子孝敬公婆,对弟弟照顾,使家庭和睦相处。  舜在河边做陶器,从不马虎,没有一件粗糙品,而其他人做的陶器,不是歪斜,就是凹凸不 平。在舜的勤劳和感召下,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变成了十分热闹的城镇。  舜在田里耕种,起早摸黑,勤锄多施肥,谷穗长得格外粗壮。有一个懒汉,与舜的田地连畔 ,由于不锄一锄,一施一铣肥,结果谷子欠收,只得饿肚子。舜便将谷子白送给懒汉吃。  这懒汉却起了歹意,以为舜的田地好,能长出好谷子,不提租地,而是借地界不清多占舜家 土地。  象发现了这事,火冒三丈,欲去打架,被舜制止了。舜宽宏大度,主动对懒汉说:“咱们都 是乡党,不需要争执,你认为地界应当怎么划,就怎么划好了。”  这么一说,懒汉便高兴地将界石栽在舜田的中间。舜并不责怪,让出了田地,到别处去开荒 种田。  尧对舜考察了一段时间后,认为舜的品德十分好,而且能处理家庭和社会的各种棘手问题, 便正式将天下禅让给舜去管理了。  曾志成未入学之前,在剃头铺里听人提及“蚩尤作乱”,不知是怎么回事,于是要韩非讲讲 这个故事。其他学生也附和着。  韩非为了满足学生们的求知欲望,便讲了“黄帝战蚩尤”的故事。  黄帝,姓轩辕,生得相貌堂堂,像太阳悬空,三个月会说话,几岁就能辩论,长大后有才华 ,而且对人诚实。他是有熊国的部落,后来与衰败的炎帝部落结为联盟,改革内政,训 练军队,发展生产,安抚百姓。  蚩尤,是九黎部落的头头,凶猛异常,铜头铁额,威风骄悍,横行于涿鹿(今河北涿鹿一带 ),到处残害百姓。  为了使百姓安居乐业,黄帝决定用武力征服蚩尤。黄帝调集了各部落的军队,组成一个大兵 团,包围了蚩尤部队。  双方一交战,打得天昏地暗,鬼神哭喊。在一时难以分清胜负的情况下,黄帝使用了精锐武 器,放出久经训练的熊、罴、貔、貅、貙、虎六种猛兽,张牙舞爪,咆哮怒吼,一齐扑向蚩 尤阵营,见人狠咬。  蚩尤的士兵吓得魂飞魄散,乱作一团。蚩尤见势不妙,便请了天上的风伯雨师,刹时狂风大 作,暴雨倾盆,阻挡了猛兽的进攻。  在这危险关头,黄帝用指南车请来天上的仙女,拨开云雾,使风停雨止。结果,黄帝打败了 蚩尤,将其肝脑涂地。  战斗完毕,各部落一致拥戴黄帝为天子,中华民族统一了。祖国的疆土,西边达到甘肃崆峒 ,南边到达长江流域,北边到达河北怀柔,东边至海。  黄帝死后,葬在陕西峤山。  韩非和门子教了三个月的学,十五、六个孩子都对儒道和法道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在 这些孩子中,大部分喜欢韩非讲的法术,只有少数孩子对儒道感兴趣。  再剩一个月就毕业了,但桓惠王突然下旨让学堂停办,理由是韩、魏、赵、卫、楚五国联合 抗秦,征集青壮年去上前线。  但门子私下听说,学堂停办的真正原因,是韩非讲了桓惠王的失误,煽动学生变法改革。  韩非听了这些谣言,以笑置之。但他觉得,有必要举行一个“答疑会”,以正视听,增长学 生们的鉴别能力。  在答疑会上,孩子和孩子的家长们都纷纷发表了意见。有一位家长问:“韩公子,听说你鼓 动孩子变法,这是爱护孩子吗?”  韩非说:“大家知道,慈母对于孩子的爱,任何人都无法超过。可是,要培养孩子成材,成 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成为能使国家富强的栋梁之材,慈母是做不到的,必须由老师进行教育 。慈母虽然疼爱孩子,对孩子生活上关心,出于天性,但这实际上不是真爱。如果真爱,就 应当让孩子生活上艰苦,学业上用功,成为祖国有用的人材。至于鼓动学生变法,这是仿效 商鞅强秦的办法,使我们韩国由弱变强,这难道不好吗?”  又有一位家长说:“韩公子,听说商鞅被五牛分尸,你带领孩子搞法治,也是有危险的啊! ”  韩非笑了一笑,不在乎地说:“我明白你关心我和孩子命运这个意思了。我清楚地知道,治理天下的大事,统一民众的行为法度,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然而,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 就是为了我们韩国的富强,为了人民的幸福,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目的。我之所以要走法术 治国之路,是因为秦国的实践证明了这是可以图强的办法。我国如果建立法律权术,制订规 章制度进行赏罚,民从是会拥护的,国家是会富强的!所以,我不怕昏君对我施加灾难,因 为我是出于公心,爱国之心,不谋任何私利。但是,我也警告那些谋私利的奸臣们,我不会 容忍你们的卑鄙行为的!” 共 64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与睾丸病症的诊断鉴别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