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健康

当观众也有风险

发布时间:2019-08-23 20:35:24

核心提示:他们就是当下各大电视节目的重要参与者——“职业观众”。“职业观众”与节目组虽有合同关系却无书面合同;虽按劳取酬却没有劳动关系,他们的权益存在隐患。

还记得电视节目里的 表情哥 表情姐 吗?他们就是当下各大电视节目的重要参与者 职业观众 。 职业观众 与节目组虽有合同关系却无书面合同;虽按劳取酬却没有劳动关系,他们的权益存在隐患。

不知道是生活麻木了我们的感觉,还是我们冷落了生活的精彩?在观看电视访谈类节目或真人秀节目时,我常常有这样的疑问。当那些平淡无奇、乏善可陈的节目令我昏昏欲睡时,我会突然被现场某些观众 惊 到,他们或激动得欢呼尖叫,或感动得一塌糊涂,或陶醉得双眼闭合,他们似乎与现场产生强烈共鸣,但表现得很不真实。他们有一个名字叫 职业观众 。

职业观众潜规则

今年6月底,某节目录制现场外发生了一起观众斗殴事件,场面一度失控,直到警方赶来才妥善处理此事。随后,节目组证实,斗殴的 观众 是节目组花万元雇来的 职业观众 。

雇 职业观众 是国内综艺节目的一条潜规则,这些观众的 表演 会作为特写镜头被剪辑到节目中,他们也被称作 表情帝 。其实,公众很容易就能识别出 职业观众 ,比如在歌曲选秀节目中随着选手讲故事而泪流满面的;在掌声寥寥时突然站起来喝彩的;当然也有些不那么 敬业 的,在座椅上呼呼大睡。

职业观众 看起来风光,能在节目现场亲眼见到星光熠熠的影视歌明星或节目主持人,能身临其境地感受现场的爆棚气氛,还能挣到钱,偶尔节目组还管饭,仿佛 职业观众 真成了 中国好职业 。

但是,如果 职业观众 这个 职业 这么完美,那么大学里早就开设此专业了。 职业观众 之所以作为一种潜规则,说明这个现象背后藏着种种问题和矛盾,反过来说,潜规则的长期蔓延也必将加剧这些矛盾。前面提到的 职业观众 斗殴事件就是诸多问题的一个缩影。

中途退场没报酬

职业观众 突出的权益隐患就是报酬问题。 职业观众 一般是 计件取酬 ,录制完一期节目后领取报酬,但这个节目录制多长时间, 职业观众 是无法和节目组事先约定的。例如,某节目曾经发生过,临时邀请的大牌主持人因为不重视该节目,迟到了4个小时,导致节目推迟录制4个小时,现场的 职业观众 只能苦等。但这4小时的等待时间,节目组通常是不另外给付报酬的。

真人秀节目的录制时长是播出时长的许多倍,可能之前承诺的 小时内录制完成的节目整整耗掉了职业观众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如果 职业观众 失去耐心中途退场,那么他将不会得到报酬,因为中途退场行为是不被电视台允许的。同样, 职业观众 迟到、爽约也给节目组带来很多麻烦,不过,他们之间的 违约 却很难按照合同法规则来处理。

有关报酬的另一个问题是对 职业观众 难以考核。 职业观众 获得报酬的前提是其要在言语、表情和肢体反应上较其他观众更为投入和夸张,但 职业观众 通常不是因为感兴趣而去录制节目,因此难免在录制过程中东张西望、表情呆滞、低头睡觉,这令节目组无法接受。节目组因此扣 职业观众 的报酬,从而会引发双方的争执。

从本质上讲, 职业观众 很难做到按劳分配,也不可能做到同工同酬。有些 职业观众 本身就是受过表演培训的演员,他们外形与表现能力不错,一旦在节目录制现场获得认可,他们的 出场费 就会上涨,其他 职业观众 则明显低于他们。

人身损害无处赔

和报酬问题比起来, 职业观众 权益的更大隐患在于安全。这里所说的 安全 有多层意思,首先就是人身安全。电视节目的录制过程实质上是一个生产过程,安全风险并不会因其具有娱乐性而消失,反而会因为节目的刺激性导致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

以往曾经发生过 职业观众 在电视节目录制现场因激动导致心脏病发作的事情,也出现过录制现场杂物坠落、失火等导致 职业观众 受伤的事故。由于 职业观众 的临时性特征,他们和节目组之间的权利义务约定通常不具体到安全责任和侵权责任的承担问题,他们和节目组之间也不存在雇佣关系,因此一旦事故发生,便会形成相互推脱责任的尴尬局面。

此外, 职业观众 往往在进场录制节目时就被迫将通讯工具甚至交通工具交由节目组保管,这是节目组为防止观众泄露节目内容,或是中途退场的无奈之举,但是这种行为涉嫌侵犯 职业观众 的人身自由和隐私权。

以前曾有一个案例,一位 职业观众 没有按照节目组要求上交手机,节目录制过程中,工作人员怀疑这位 观众 在偷偷摄像,就要求她播放手机里的视频,这位 观众 不得不播放了一些她私人的亲密视频,这给她的精神造成很大伤害。

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主要原因是电视节目组与 职业观众 之间的权利义务约定不明。电视节目组与 职业观众 实质上已经构成了法律上典型的缔约和履约关系,但由于双方缺少书面合同且对权利义务及履行方法约定不明,这就造成了一旦出现问题,双方均空口无凭、互推责任的难堪局面。

可参照劳务合同订立协议

职业观众 现象显然不是社会推崇和法律引导的正当行为,法律上也不可能将其规范为有名合同。鉴于节目组与 职业观众 的主体性质和关系特点,其构成要素大致与劳务合同相同,双方之间可以参照劳务合同来订立相对简单的合作协议,这不失为当前条件下的解决办法。

由于职业观众群体相对涣散,节目组可提供提前拟定好的格式合同,格式合同应本着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明确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严格避免显失公平,切不可将合作协议作为彻底撇清节目组责任的工具。

在确无明确权利义务约定的情况下,双方应该心平气和地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协商不成的也可以通过诉讼解决。不论是节目组还是职业观众,均应树立较高的风险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以更强的法律观念来避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件发生。

(作者就职于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节炎发病原因
钦州好的整形美容专科医院
重庆医院治疗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