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健康

奥帕战记 第七十五章 高山上的避难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9:19

奥帕战记 第七十五章 高山上的避难所

虽说体力和精神力还没完全恢复,但有了先前的经验,对付第二头行尸猛犸反而更加得心应手。

乔伊卡往猛犸的尸体上踢了几脚,以确定它不会再动后,便向四周黑漆漆的废墟喊道:“好了,你们也该出来了吧。”

半晌过后,陆陆续续有一男一女和七只地精,从四方八面的废墟中走出来。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年轻女子声音发抖,她眼神中的惊恐,不比被巨兽追赶时要少。在她看来,眼前这区区六个人,居然能打倒两只行尸猛犸,比那两头怪物还要危险。

“这正是我们要问的问题。”乔伊卡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放屁!我们为什么要向你解释?”年轻女子言语中尽是不友善。

“你们是威康克的幸存者?”卡修斯问。

“哼!”女子翘起双手,转过身去,气鼓鼓地憋出一个声音。

“岂有此理!”雷怒了,“我们好歹救过你们性命,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吗?”

“谁让你们救?”女子突然发飚,如同泼妇骂街,“你们本领那么大,为什么不救伊凡和西多罗夫?我恨你们……混蛋……呜、呜……”

骂着骂着,女子跑进一座黑黝黝的建筑物里,抱头痛哭。

“对不起。”与那女子在一起的男人走上前,以礼貌的语气对伙伴们说,“茨维塔耶娃刚刚失去她的恋人和兄长,才会如此情绪失控,请大家原谅。”

伊凡和西多罗夫?伙伴们想起断成两截,以及被巨兽踩成肉泥的两个男人。原来他们一个是茨维塔耶娃的恋人,一个是她的兄长?

“就这么放任她不管吗?”卡修斯走上去,指着茨维塔耶娃所在的建筑物。

“她的性子就这样,谁也劝不了。”男人道,“话说回来,你们是什么人?”

“我叫卡修斯,虽在联邦学习,但在大灾变发生前便离开了联邦。使用长枪的是我弟弟雷。这位牧师小姐是我的朋友苏菲娅……”卡修斯逐一将他的伙伴介绍一遍,“我们都是南方人,几天前才从思兰西亚平原进邦。”

“原来如此。”男子晃然大悟,“怪不得你们能不受限制的使用魔法。我叫瓦西里。”

“先不说这些。”乔伊卡拿着一小块碎玻璃,质问道,“是你们的杰作吗?”

“这……”瓦西里露出尴尬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算了,没必要找理由。”乔伊卡手一扬,提起一个背囊,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也不去追究。既然我们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各自离去吧。”

“不行!”茨维塔耶娃突然跑回来,从乔伊卡手中抢过背囊,吼道,“这些都是伊凡和西多罗夫用生命换来的,你们休想抢走!”她无惧地直视着乔伊卡,闪烁着泪光的双眸,透露出一种不可抗辨的坚持。

次面对女性这种眼神,乔伊卡一时没想到怎么回答,竟在发呆。这时,同为女性的丹妮走过去,怒斥道:“你说什么?如果刚才不是我们,你们早就死光光了。已经不追究你们拿我们作挡箭牌的事,现在还想独吞物资,你还要不要脸?”

接下来的事出乎所有人意料,茨维塔耶娃抬手甩给丹妮一记耳光,幸好丹妮反应敏捷,在对方的巴掌扇到自己脸上之前,出手将其挡开。

丹妮也绝非省油的灯,差点被打让她感到莫名的愤怒,抬起手正要反击时,突然一个男人拦在两位发飚的女士中间。“此地不宜久留,如果你们没有地方可去,不妨到我们的避难所住下。”瓦西里连忙岔开话题。

**********************************************************************

玛多禄城的清晨,总能让人感受到格外宁静和安详。但今早城里的空气中,却夹杂着极稀薄的烧焦气味。

“昨天整晚你跑去哪里?”一夜未归的朱利安?卢梭刚进门,就听到塞琳娜大发雷霆。

“非常抱歉。”朱利安似乎早有所料,他恭谦地欠身回答道,“我有必须要做的重要事情。”

“重要到不能让我知道,这样就能未经我同意私自外出?”塞琳娜咆哮了。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

随后,朱利安便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等等。”

朱利安停下。

“昨天夜里,丹特的酒馆发生大火,整间酒馆烧得精光,火熄灭后,发现两具被烧焦的大人和小孩尸体。你杀了他的妻子和儿子?”

“没有。”朱利安的回答毫不犹豫、干脆利落。

似乎有点诧异于朱利安的反应,塞琳娜呆了2秒后,不相信的表情才开始爬上她的脸:“没有?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是巧合吧。”

“为何不可呢?也许这件事是教庭干的,因为丹特未能带给他们需要的东西,并且失踪了一整天。也有可能这场火灾纯属意外。”

塞琳娜明白,朱利安如此从辨如流,看来已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

“夫人,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回房里休息。”沉默数秒后,朱利安隆重地向塞琳娜行了一个礼,然后转身往自己的睡房走去。

**********************************************************************

威康克城东南方的彭塔尼夫山峰海拔1600多米,是雪域联邦仅次于银龙山的第二高山,地势险峻陡峭。山上西北面约海拔600多米的地方有一处山坳,虽然地势较高,但由于四周被山体阻挡,风势不大,山坳内的温度反而比外面更暖和一些,联邦规模的地精饲养场就设在该山坳中。

伙伴们刚一离开威康克城,就听到背后城里传来令人心寒的怪叫。似乎被人肉的气味所吸引,隐藏在城里的大群虫宿行尸开始出来活动了。幸好伙伴们撤得早,不然又要大战一场。他们先到城外与乌籍会合,然后带着犬群和甾重,跟着茨维塔耶娃和瓦西里前往彭塔尼夫山。夜里的山路非常崎岖,为避免被游荡在野外的行尸发现,队伍没有使用任何照明物品,前进速度极为缓慢。在路上,茨维塔耶娃一如既往地冷漠,负责介绍避难所情形的是瓦西里。

原来,瓦西里在喝下否决药剂前是一位战斗法师,作为战争部长戈门耶夫的学生,他直接隶属戈门耶夫的直系部队。大灾变发生后,戈门耶夫意外身亡,战争部群龙无首,原属战争部的几名干部各自逃亡。瓦西里跟着他的学长、同是戈门耶夫的学生、原战争部干部谢尔盖维奇一起离开“银山之座”。

谢尔盖维奇原是一位三环法师,在战争部中负责管理猛犸战象的训练和饲养,仗着这样的优势,谢尔盖维奇带走了4头猛犸,在它们的保护下,谢尔盖维奇和他带领之下的逃亡队伍,终成功到达位于彭塔尼夫山坳中的地精饲养场,并联合从威康克城逃出来的幸存者,将地精饲养场改为一座避难所。谢尔盖维奇是避难所的负责人。

与波尔菲沙格勒监狱相比,彭塔尼夫山上避难所里的人数少得多,只有300多人左右,另外还有约500多只地精。他们就像监狱避难所里的难民一样,必须定期派人返回山下的城里寻找食物等生活物资。一开始的搜寻任务还算顺利。因为,用于战争的猛犸,进行作战时,四肢和头部都会包裹上金属做的厚重装甲,连刀剑都砍不烂,区区行尸的牙齿自然对装甲毫无作用,正是依靠着猛犸的强大力量和装甲的保护,派去搜寻物资的人,在满城的行尸堆中活动自如。

然而,四个月前,突然发生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怪事,改变了难民们的生活。一名满头红发、全身布满烧伤痕迹的女狂化魔法师,突然出现在避难所中,掳走生活在避难所里的孩子。为保护小孩,谢尔盖维奇指挥4头猛犸与那女人作战,却不想被那女人杀死两头猛犸,终还是无法保护小孩,避难所里10岁以下的小孩只有14人,一夜间被那女人掳走。

虽然从此之后那女人没再回来,但事情并未因此结束。被她杀死的两头猛犸,过了一天之后突然复活,变成行尸,并对它们生前保护的人类进行疯狂践踏,幸好谢尔盖维奇当机立断,将那两头行尸猛犸引到悬崖边,然后指挥剩下的两头正常猛犸将其撞下悬崖。原本他们以为,两头行尸猛犸从海拔600多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会当场粉身碎骨,却没想到,两具象尸又站了起来,在山下游荡,令人触目惊心。

从此之后,到城里寻找补给品的行动就变得异常凶险,他们不仅要避开无数人类行尸,还要避开这两头怪物,然而,再小心也会被发现。在上一次搜寻行动中,搜寻队被这两头行尸猛犸追到城里去,虽然大部分人成功逃脱,却使那两头怪物留在城里,为往后的搜寻行动构成极大的威胁。

昨天,物资又消耗怠尽了,经过商量,由茨维塔耶娃、瓦西里、伊凡、西多罗夫四人,带领15只青地精冒险前往威康克,在行尸群和两头巨兽的眼皮底下搜寻补给品……可结果如此惨烈,伊凡和西多罗夫惨遭横死,除此之外,还失去了8只青地精,如果没遇上这几位外来客,只怕他们会全军覆没。

边走边谈,几乎到天亮,他们才到达目的地。只见避难所的大门由两头全身披挂着装甲的猛犸守卫,与山下两头行尸化的同类相比,显然这两头巨兽饿了很久,营养不良,骨瘦如柴;一旦这两头猛犸饿死,行尸围攻避难所,里面的所有人都会难逃厄运。由此可见,瓦西里四人这次任务极其重要。

当9个人、7只青地精、48条狗和1匹马,走进座这位高山上的避难所时,引来很多人的围观,个别人还兴奋地奔走相告,说瓦西里他们不仅带回城里的物资,还带回了大量鲜活的狗肉和马肉。可是,伙伴们对自己的座骑看得很紧,他们没让那些磨刀霍霍、口水直流的难民靠近犬群和战马。苏菲娅担心,人群会突然失控,一涌而上;乌籍则表示,谁敢打他战马的主意,就宰了谁。瓦西里将伙伴们安排到靠近大门一排被腾空的木屋里,然后和茨维塔耶娃离开,称要通知避难所的负责人谢尔盖维奇。

两人走了之后,伙伴们聚在一起开会。

“原来避难所不只一个。”苏菲娅往四周张望了一下,道,“其他城市应该也有类似的避难所吧。看来联邦里活下来的幸存者为数不少。”

“有多少幸存者并不清楚,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伊申诺娃的母亲来过这里,还掳走所有小孩。还记得吗?她是为了抓小孩才袭击监狱避难所的,你们说她到处抓小孩的目的是什么?”卡修斯说出了在路上一直盘旋于脑中的疑问。

“谁知道?这个问题要留待以后解决了。”乔伊卡摊了摊手,“对了,瓦西里和那个冰脸女说去找那啥负责人,我有些不详的预感。”

“管他呢。反正咱们又不会逗留太久,能吃上一顿饭、睡上一觉就足够了。”雷道。

“嗯!还能洗个热水澡。”丹妮提出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就在伙伴们聊得正欢时。木屋外面突然变得很吵杂,看来是很多人围住木屋,而且听起来这些人的态度非常不友善,因为伙伴们清晰地听到有人在喊“赶走他们”、“让他们滚蛋”……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多少费用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
贵阳权威癫痫病
韶关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河南知名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