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城镇化浪潮下如何处置土地增值带来的红利森

2019-01-14 07:33:11

  城镇化浪潮下,如何处置土地增值带来的红利?

  城镇化浪潮下,如何处置土地增值带来的巨大红利,考验着进城农民的智慧

  西田无田,实利需变实力

  □制图巩晓蕾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当下的三农问题,其出路与希望

城镇化浪潮下如何处置土地增值带来的红利森

,探索与变革,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从今天起,我们推出这组走基层追寻行进中的乡土山东特别报道,派出5路年轻,践行走转改精神,树立问题意识,分别奔赴鲁东、鲁西、鲁南、鲁北、鲁中的5个小乡村,入户蹲点,解剖样本,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感受乡土情怀,亲吻泥土气息,以行进中的视角观察、以建设性的立场体悟,真实反映当下农村发展所处的境况,真实描摹农业发展面临的问题,真实呈现农民的困惑与喜悦。敬请关注。

  乡村小记

  西田社区位于青岛市城阳区东部,总面积0.83平方公里,现有居民376户1195人。社区于2007年6月份实施旧村改造,累计投入资金2.68亿元,拆迁民房476处,新建那获得幸福的秘诀在哪里呢?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居民安置楼28幢9.5万平方米。2008年6月居民全部回迁完毕。社区实行基础设施、生活设施、文化教育设施、安全设施和环境设施统一规划、统筹配套、专业施工,并统一成立物业公司。2009年,社区设立了城阳区首家多功能、一站式的社区便民服务大厅。2012年社区集体可支配财力达到1200多万元。

  在胶东大中型城市边缘,村庄正在成片消失,新型城镇取而代之。

  2月20日,走进西田,不见片田,恍如置身城中小区。西田社区位于青岛市城阳区城阳街道。至2012年底,城阳区62个社区完成旧村改造,4.3万余户社区居民住上楼房。

  从农村到城市,土地为农民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收益。如何利用好土地增值带来的收益,在土地流转中步步为营?这无疑考验着进城农民的智慧。

  农民受益地价抬升

  两代人娶媳妇天差地别

  西田社区2007年6月实施旧村改造,新建居民楼28幢9.5万平方米。2008年6还心甘情愿地不断把钱放进别人的口袋)……一时的消费快感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长期的债务负担和较大的生活压力月份,村民全部回迁。搬进新居后,村民过上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生活。

  江秀芳今年76岁,每天到社区文化中心的棋牌室打牌,风雨无阻。她原有四间平房,根据区政府政策,拆迁补偿150平米。西田社区居民统一补回两套小户型,金属钱夹厂家一套用于自住,一套可用于出租。

  土地留给江秀芳的记忆是苦涩的。西田过去不算好村,村民居住分散,在山上沙土地里种地瓜,天一下雨,土就被冲走了。色素炭黑生产厂家她在家里管钱,可基本上无钱可管。三个儿子,老大身体残疾,老二老三先后结婚娶媳妇,当年为了盖新房和2000元的彩礼,她东拼西凑,四下借钱。今天提起往日的犯难,眼中犹有泪光。

  2012年,江大娘的孙子娶媳妇。孙媳妇是莱阳人,长得漂亮标致。江大娘和邻居说笑间聊起这事:咱村的楼房盖这么好,一家补两套,嫁过来就有房!现在姑娘们争着往西田嫁,嫁妆那都得有小车才行!

  两代人娶亲,境况大不同,说到底,根儿在脚下的土地流转,价值抬升。旧村改造,告别分散的宅基地,农民集中上楼,改善居住环境,同时整理出富余土地,用于发展集体经济。在城阳区,西田社区附近地段的房价每平米已近七千元。按市场价值估算,江大娘往日四间不值钱的破房子,置换后,今天让她坐拥百万家产。

  化土成金,这样的故事正发生在胶东城镇化的进程中。由于西田社区楼房建设标准高,配套公共设施完善,冬天供地暖,居民中鲜有人出售房屋。装修好的房子对外出租,租金每月约1100块钱,这份收入细水长流。

  土地变现补偿亿元

  不要现金要商业点

  城镇化带来大规模的土地流转,土地增值是其中的大文章。在胶东推荐人:宽容实习生乡村,农村经济起步早,为城镇化打下良好基础,从农村到城市的进程瓜熟蒂落。

  西田社区有居民376户,1195人。搬进社区后,完全依靠出租房屋维持生计的居民很少。一半以上的居民打工挣钱,少量居民做生意。除了考上大学到大城市就业的年轻人,他们几乎都没有走远。城阳区企业林立,农民兼业化普遍,2012年,就地转移农村劳动力近2.4万人。

  40岁的李新革从2004年起任西田村委主任,当时农民基本不再以种田为生。彼时,城镇化悄然起步,西田土地陆续发生流转,村民在集体土地上建起厂房,用于租赁获取收入。服装、箱包等制造企业落户西田,聚集形成工业园区。旧村改造前,靠厂房租赁,村里一年可获得300多万元的可支配财力。

  2007年,西田启动旧村改造。村集体留有200多亩土地,其中居民安置区100多亩。在安置区北面的20多亩土地上,新社区配套建设商业店面1.2万平方米,产权属于社区集体。租赁商业店面,为集体经济注入新鲜血液,社区的可支配收入达到了1200多万。

  告别了春耕秋收,土地带来的收益不再依靠自然规律,而是改由经济规律决定。2012年,城阳区产业更新换代,通过旧村改造,腾出产业发展用地8000余亩,全部用于发展三产服务业。

  在产业的升级换代中,一家大型数码城空降西田。西田社区工业园被划入拆迁范围,需拆除企业40家、8万平方米,由此换来近亿元的拆迁补偿。

  巨额资金从天而降,土地流转再次为农民变现。但村民起初并不买账,拆迁推进极其艰难。李新革从村委会主任到居委会主任,这次拆迁是他上任后碰到难办的事。

  村民李志岩听说要拆掉自己苦心经营了四年的厂房,他接受不了:辛辛苦苦建的房子,向外租赁一年有五万左右的收入。这是一个稳定的收入,每年都能有钱。一拆我感觉不得劲!

  党支部三番五次动员,公开透明、把好事办实的承诺增加了村民的信任。调查发现,西田村民对社区党支部的工作知情度很高,有些村民甚至细心地为社区算着收支账。凡涉及到社区规划建设、重点项目筹建、大额财务开支等重大事项,党支部都会广泛征求党员群众的意见,进行科学论证。去年起,西田新设了民情沟通日,社区两委每月15日与村民面对面,反应问题者踊跃。集体民主为村民之间的沟通搭建桥梁。

  2012年,工业园拆迁如期完成。地上附着物拆迁补偿金,由建厂房的村民直接领走;土地补偿金划入集体经济发展的后备资金。在和开发商的博弈中,西田人作出大胆决策:近亿元的补偿金,不要现金,全部换成等值的商业点房。

  这么多钱,咱以前谁都没见过。要是按人头分下去,人均10万,花花也挺顺手的。但是,咱不能只看着眼前,还要为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做打算!西田社区党总支书记李志俭的这句话,在西田居民中流传甚广。

  观念碰撞关乎未来

  地租实利还能吃多久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社区发展集体经济,收益返还给村民,这是村民在拆迁中做出让步的前提。西田社区建成后,基础设施、生活设施、文化教育设施建设等累计投入资金7000多万。去年,来自集体经济收益的400多万元,直接用于社区居民福利发放。

  西田社区居民享受着高福利。居委会工作人员焦明花,把各项福利内容掰着指头数,还得数一会儿。社区为居民缴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并按人头每季度给各户派发米、面、油等,60岁以上老人每人每月发10斤鸡蛋,过节还有过节费

  有外省参观考察团到西田社区,转了一圈,说:你们哪还是农民?我们就是农民,地地道道的农民!焦明花回答得很是骄傲。西田社区内部,延续着小共同体式的认同感。人已经进城,户口没有改变,究竟是农村人还是城市人?观念在这里碰撞。

  在西田社区,居民普遍有个观念:农业户口比非农户口好!农业户口者在西田社区落户,可以享受社区高福利;头胎是女孩儿的情况,可以享受生二胎的政策。这些考虑隐约折射出农民式的传统思维。

  然而,由村庄过渡而来的西田社区,对比城市内新建商业楼盘形成的社区,确有令城里人羡慕之处。社区居民从相邻小翻转机厂家院到楼上楼下,人际关系并不冷漠。为了保障40到50岁失地村民生活,社区物业保安岗位优先聘用他们,社区内解决近五十人就业问题。这些人对自己家园的巡逻和保洁,表现得更为尽心竭力。

  48岁的李新志就是这样一名社区保安。他原本做泥瓦,是农村盖房子的工头。今天,这门手艺在新的社区绝迹。

  放下干了十年的活计,李新志也曾担心没了饭碗。伴着城镇化,农民普遍依靠种田技能或手工技艺吃饭的时代,就此画上句号。在西田,40至50岁年龄阶段的村民想要融入城市生活,却难再掌握新的生存技能,只能寻找保安、保洁工作。他们对生活的希望是:留在社区,等六十岁后,享受社区对老人的好福利。

  和西田比邻的后田社区,农村经济发展更早,村办工厂今已发展成实力超群的企业集团。与之相比,西田无田后,发展集体经济的思路倾向于保守的租赁。在这里,由集体经济带来的好福利,追根溯源,仍然是土地为农民带来的实利。在城镇化的进程中,西田和后田相比,收入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拉大了。

  城阳区对农村社区实行组团式、连片式、小镇式改造。过不了多久,这里将真正发展为城市。

  然而,眼光放得再远一些,随着城镇化深入,西田前景仍有不确定性。土地熟化后,靠土地增值获得的发展空间还能有多少?一旦地理位置优势带来的红利在城镇化浪潮中变现殆尽,吃租这种老思想、老办法再也挖不出发展的后劲,土地带来的实利,怎样真正转化为立足城市的实力?如何摆脱与土地伴生而来深入骨子里的农民思维,在企业家思维中谋求长远的经营红利?这是城镇化进程中,每个村庄必须面临的思考。

艺品轩
出售斗鸡苗
笔记本没光驱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