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科技

神宠养成师 百六十四章 入城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0:18

神宠养成师 百六十四章 入城

“什么?血狼犬和烈土狮都追出去了?”陈旦猛地站起身怒道,“不是让他们夺下西城门,然后守住么?那些小崽子居然还在城里,那很快就会被收拾掉的,用得着他们出手?哦我明白了,他们那几人这是在抢功”

“可是,他们已经夺回了西城门,而且也有留下人手守城。”萱贵妃懒洋洋地躺在一张椅子里说道,“现在他们想扩大一下战果,这也是你事先说过的,便宜行事嘛。”

得知己方夺回了西城门控制权后,萱贵妃整个人又恢复了轻松的状态。

“圣使他老人家人呢?”陈旦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暂时想不出来为何,心中有些烦闷地随意问道。

“回收了小一鸣,此时不知又去哪了。”萱贵妃答道。当她提及小一鸣三字时,神情也有了一丝异样。

不过陈旦听到这个消息,神情更是有些古怪:“通过徐一鸣执掌瀚云的计划就此宣告失败,那你说以后这一亩三分地,圣宫会交给谁来打理?”

“反正是不会交给你我。”萱贵妃看向陈旦,沉默了半晌,突然笑了,“陈万年陈大人,您可是在瀚云帝国境内声名远播的大人物,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声名远播?你是想说臭名昭著的是吧?

陈旦听萱贵妃这么说,心中烦闷更甚,不禁冷笑道:“我在瀚云帝国呆不长,你明面上可还是我的姐姐呢,未必然你就能留在这里,天高皇帝远地享福了?”

“哎,我就是一个孤身流落在外的小女子,心里瞧着小的欢喜得紧,却得一直应付那老的,一切也都是身不由己呢。”萱贵妃故作媚态,一副可怜样儿立马就出来了,“现在倒好了,小的也没了。我本想等小一鸣登基了,看看能不能换个身份留下来帮衬着他呢。”

“好一个身不由己好一个留下来帮衬他”陈旦心中烦闷突然间更是无以复加,邪笑着走到萱贵妃面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现在,咱们的太子殿下已经没了,不如你还是先帮衬帮衬我吧”

陈旦咬了咬牙,目露邪光,恶狠狠地冷笑着将萱贵妃直接摔在了厚厚的地毯上。正当他要进行下一步动作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报陈大人,军情”

看似老实乖巧,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毯上的萱贵妃看着陡然僵直在原地的陈旦,吃吃地笑出了声。陈旦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瞪着地上的萱贵妃,头也不回地怒吼道:“说”

门外传递军情的士兵听到这一声雷鸣般的暴吼,猛地被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他喘了好几口气才小心说道:“那群偷袭西城门的逆贼,大部分已经被打散了,可还有一小拨被七阶血狼犬追击的逆贼,刚才遇上了从北门赶回的城防军……双方交战了片刻,然后逆贼继续向北城门逃窜,于是我们的人马又折返向城北追了过去。城防军马副将请求大人下令,让北城门的城防军帮忙拦截一下。”

“这还让人家继续逃了?真是一群废物”

陈旦怒不可遏,倒是萱贵妃立刻站了起来,娇声喝问道:“也就是说,那些城防军又折返回去,追击逆贼了?”

“回贵妃娘娘,是的。”士兵连忙答道。

萱贵妃这正儿八经地一声喝问,终于让陈旦打了个激灵,强行冷静了下来。他连忙追问道:“如今西城门是什么情况?”

“西城门?没什么情况啊。”士兵茫然地答道,“我方夺回了西城门之后,直接关上了城门,也有留人手在那边守卫着,至今没有任何异样。”

“没有任何异样……没有任何异样?”陈旦的冷汗刷地一下就下来了,打开门抓起那士兵的衣领又是一声怒吼,“都到这时候了,你告诉本相,西城门还没有任何异样这么久了,龙骑军呢?应该兵临城下的龙骑军呢?”

那些偷袭西城门得手的逆贼,见势不对直接放弃城门就跑了,还引得己方重要的力量一路向北。而在这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发现应该冲击城门的龙骑军的哪怕一点儿影子。西城门至今没有任何异样,这就是的异样好不好

陈旦总算知道自己的烦闷和感觉不对劲,到底是因为何故了。可惜似乎他醒悟的太晚,就在这时,帝都城南方向,一个信号弹直冲天际,化作了一匹骏马的图案。

陈旦瘫坐在地,怔怔地看着如黑幕般的夜空中,那个闪着红光,似乎正在嘲讽着自己的天龙马图案,一时失神。

“报大人,大事不好南城门内突然出现了一股贼寇,乘着城防空虚没有救援,迅速攻占了南城门,现如今已经打开了城门”

“报南城门外突然间举起一片火光,杀声震天,看其数量和坐骑,是龙骑军,龙骑军杀过来了”

“报敌军已经进城了,正在和我军交战不过对方似乎有数千御宠师,我方已经有些挡不住了”

一时间,军情源源不断地送达陈旦面前,而陈旦却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夜空,没了反应。萱贵妃见状一怒,一巴掌就扇在了陈旦的脸上:“醒醒现在可没时间留给你发呆。”

她转头又看向门口的一众传递军情的士兵,想了想便下令道:“和敌军进行局部的巷战,务必不能给予龙骑军主力发起冲锋的空间。同时,命所有城防军,包括其余三座城门上的城防军,全都且战且退,到皇城外布防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放弃帝都外城了,但只要皇宫还在,我们就没有输”

众士兵领命,分别传递军令去了。

萱贵妃回头看向陈旦,有些嫌弃地怒道:“你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完了……龙骑军真的进城了……”陈旦目光呆滞地摇摇头,“我多年谋划,苦心经营,全都毁于一旦……”

“这就认输了?”萱贵妃冷笑道,“我圣宫还没有出手,圣使也还没出手,我们只是折损了一部分你的第十一军团,丢了帝都外城而已。真正的胜负,现在才开始好不好?”

陈旦闻言一个激灵,眼中总算恢复了一些神彩,不住地念叨着:“对,我还没有输,还没有……”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思路开始清晰了起来:“对,我们还有皇城在,还有分部在……我们还可以和龙骑军拼个鱼死破”

萱贵妃悬起的心这才算是落了地。她刚才那一系列命令,几乎都是之前和圣使谈话时听来的一些想法,此时她已是黔驴技穷了。如今的战局如果不由陈旦来谨慎指挥,恐怕才是真的回天无术了。

于是她开始软语宽慰起陈旦来,再次开始研究起如今的战局。

而此时的帝都南城门内,更是热闹非凡。

别看龙骑军是骑兵主力当家,打起攻城战来也一样不含糊,尤其是这样简单弱智版的攻城战。

李亮一马当先,领着先锋队率先冲进了洞开的南城门,随后便开始肃清城门附近的残兵败将。三千主力军迅速涌入了帝都,结成小型军阵分散开,一条街一条道地开始清理了起来,一旦发现城防军或敌方魂宠,二话不说直接放倒。

李晓一行人也迅速和龙骑军汇合,仍在追击他们的魂宠们见势不对,掉头就跑。龙骑军将士们哪里会放过它们?追人与被追的身份瞬间调换了,两只六阶烈土狮不甘地化为气团逃走,而还有数只四阶魂宠却是被龙骑军看准机会秒杀掉了,连逃回魂宠空间的机会都没有给它们。

正在城北艰苦奋斗的众人,此时几乎全靠着魂珠在支撑,不得不说他们仅仅数十人,竟是领着黑压压的一片的追兵在奔逃。

“不行了,差不多我们也到极限了。”看了看此时身旁的同伴,还有那些主战魂宠,连忙说道,“大家开始找机会散开逃走吧,目标依旧是南城门。大家手上都还有增灵珠和回元珠,只是跑而不交手的话,全员撤退是没问题的。”

众人有些疲惫地点头,这就准备分散逃离。而就在此时,城南信号弹直冲天际。

眼睛一亮,再次朝着冲他追来的城防军,轰出了漫天花雨般的弹幕攻击,高声笑道:“南城门被拿下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走,我们也快点去城南”

苦苦支撑的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欢呼或是怪叫着,再次朝着城南奔去,而且这速度还略有提升。

跟在等人后面,吃了一路灰尘的血狼犬,此时也有一些麻木了。这群人就跟灵力无限似的,他堂堂七阶血狼犬的灵力都快耗尽了,而等人此时还生龙活虎的。让它感到诡异的是,还有几个负伤的主战魂宠,此时也跟没事儿人一样屁颠屁颠地跑了,这不科学啊

但不管怎样,此时它又只好再次向南而去,追击。

走到半路上,血狼犬突然收到了自己御宠师的消息,顿时呆立当场愣了愣,随即发出了不甘的咆哮声。

你妹结果劳资被领着在帝都城内玩儿了大半天?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