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金融

个独眼日历人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5:49

你将会听到,我的女士,为什么我的胡须都被剃掉了,以及我的眼睛是如何被碰出来的。首先,你必须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个国王,他还有一个兄弟是另一座城市的国王。碰巧的是我的那位堂兄弟,就是我的叔叔的儿子,跟我是在同一天出生的。过了一些年月之后,我们两个都长大了,我经常前去拜望我的叔父,在他那儿一住就是几个月的时间。此时,我的这位堂兄弟跟我成了好朋友,因为他总是对我非常不错。他总是为我而杀掉肥的羊,拿出的葡萄酒来招待我,我们两个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通宵达旦地寻欢作乐。一天,当我们两个喝葡萄酒喝得差不多了之时,我的这位堂兄弟跟我说道,“我想让你给我做一件大事,我请求你无论如何不要拒绝我的这个请求。”  “我会非常愿意答应你的请求的,”我回答道。  之后他让我发了一个誓就离开了。但是过了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牵着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她身上的服饰都很华美,看来要值不少钱。  “把这位女士带走,”他说,接着他就描述了一块墓地的所在,让我把这位女士带到那儿去,把她领进一个墓冢之中,在那儿等着他。由于我对他所发下的那个誓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遵从了他。就这样我把这个女子带到了那块墓地,在一座墓穴里面坐了下来。我们刚刚坐下不久,我的堂兄弟就随之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袋子灰泥跟一把锄头。他直接走到了这间墓冢中间的坟包前,用锄头把它给挖了开来。他不停地挖着坟包上的土,一直挖到看见了一块大铁板,好像有一扇小门那么大的样子。之后他就把这扇小门给拉了起来,我从中看见有一座盘旋的楼梯一直通往下面的深处。这时他转身对着那位女子说道,“现在到了你做选择的时候了!”  她毫不犹疑地就顺着楼梯走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这时我的堂兄弟对我说道,“哦朋友,当你看见我顺着楼梯下去以后,你就把这扇活动门给合上,以表示你的善意。然后我希望你把这些土搬回到原来的地方,用这只碗里面的水把袋子里的这些生石灰和开,把这些石块重新搬上去之后,在外面用灰泥抹上缝,这样即使有别的人看到了,也不会知道这座老坟曾经有人新打开过。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工作了有一年的时间了,除了阿拉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这就是我需要你的帮助的原因。或许阿拉不会让你的朋友们感到伤心难过,永远不会把你带离他们之中,我亲爱的堂兄弟!”  就这样他沿着那条楼梯走了下去,永远永远地消失不见了。当他走出我的视野之外以后,我就把那块铁板挪了回去,并且按照他的吩咐做好了一切,直到整个坟包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我几乎是在无意识中完成这项工作的,因为我醉酒的脑筋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当我返回到我的叔父的宫殿中之时,我听说他已经出去狩猎去了。因此那一碗上睡觉之前我一直没有看到过他,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来临之时,我记起来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场景,记起来我跟我的堂兄弟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我非常后悔曾经按照他的吩咐所做的事情,尽管说这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然而,我依然希望这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因此我就开始到处寻找我的堂兄弟,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下落。接着我就到了那块墓地中,来到了那座墓冢前,寻找那个坟包,就是他在下面建造楼梯的那一个,可是我在哪儿也没有找到。我从一座墓冢走到另一座墓冢,从一个坟包前来到另一个坟包前,可依然是一无所获,直到夜晚又一次来临了。这样,我就返回到了城中,可是我却一点东西都吃喝不下。我的全部心思全都在我的堂兄弟身上,因为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伤心极了,又度过了一个悲伤的无眠之夜。接着我又第二次去到了那块墓地,左思右想我的堂兄弟究竟是做了什么。我非常后悔自己曾经听从了他的话,因此就在那些坟包之中不停地转来转去,但是依然还找不到我想要找的那个坟包。我就这么一直悲伤不已着,直到又过了整七天的时间,一直在寻找着我把我的堂兄弟扔下的那个地方。我良心的自责和不安一刻不停地折磨着我,我感觉自己都快要发疯了。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消除我的这份忧伤的心情,除了经由长途的旅行回到我的父亲的身旁。就这样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可是当我进入我的父亲的都城之时,一大群暴乱者们冲到我的面前把我给绑了起来。我简直摸不清头脑了,特别是因为我是苏丹的儿子,而这些人都是我父亲的臣民,其中有些人还是我本人的奴隶。突然间,我深深地恐惧起来,就暗暗对自己说道,“我希望上天能帮助我知道我的父亲现在怎样了!”我询问那些把我绑起来的人为什么要抓我,但是他们没有正面回答我。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其中一位(因为他曾经是我们家里的仆人)对我说道,“你的父亲太不走运了。他的部队背叛了他,现在是那位篡弑他的大臣在代他执掌政权。就是他命令我们在这儿守候着你的来临的。”  我听到父亲的死讯后悲痛欲绝几乎要晕过去了。之后他们带着我离开这里前去面见那位篡权者。不巧的是在我跟这个人之间曾经有过过节,这个过节的产生还有一个故事的来历。我一直非常喜欢射箭,有一天,当我拿着自己的弓箭正站在宫殿顶上的一座阳台上时,恰好一只鸟儿落在了这位大臣家的房顶上,而且他恰好也正在那儿。我一箭射去没有命中目标,但是却射中了大臣的眼睛,命该如此把他的眼睛给射了出来。可是即便是我把大臣的眼睛射了出来,他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因为我的父亲是这座都城的国王。但是他从此以后可就恨上我了,这就是他衔恨于我的这个可怕的过节。因此,当我被带到他的面前之时,手足都被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他二话没说就命令把我斩首。  “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行你要处死我呢?”我问道。  “还有什么罪行比这个还要大的?”他回答道,指了指自己的那只瞎眼。  “那是我不小心,并不是出于什么恶意的企图。”我解释道。  “要是这是你不小心干的,我可是要存心这么干了,”他说道,“把他带上前来!”  他们把我带到他的跟前,立时之间他就把他的手指抠进了我的眼睛之中,把我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我就变成了你们现在所见的独眼龙了。接着他就命令他的人把我装进了一只大木箱子里,并对执行人说道,“看好了这个家伙,把他带到这座城市郊外的一块荒地上去,我命令你们在那儿把他杀死,扔给野兽和鸟儿们去吃。”  就这样执行人就带着我离开了城中,当他来到了一片沙漠之中时,就把我从箱子里面给拉了出来。我的双手跟双脚依然被捆得紧紧的,他正要把一块布带子绑在我的眼睛上,然后正要砍掉我的脑袋。可是这时我哀哀地痛哭起来,引得他也一阵悲伤,我拿眼睛看着他,嘴里念诵着一些悲伤的诗句。当这个执行人听到了我的诗句——他曾经受雇于我的父亲,欠下了我的一些人情——这时他大声喊道,“哦我的主人,我该怎么做呢?我只是一个接受了命令的奴隶。”之后他反省了一下,就把捆绑我的绳子解开,对我说道,“快跑去逃生去吧,再也不要返回到这块土地上,否则的话他们就要把你跟我一起杀掉了!”  我几乎难以相信自己可以逃生,我不停地吻着他的手,认为自己失去一只眼睛是为自己能够逃生而付出的一点小小的代价。我抵达了我的叔父的都城,在前去见过他之后,就告诉了他发生在我的父亲以及我自己身上的一切。这样,他伤心地哭泣了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真的,你可是让我伤心了再加伤心,痛苦上更加痛苦了,因为你的堂兄弟已经失踪好些日子了。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消息。”他由于忧伤过度而晕了过去。  我留在他的身边安慰着他,当他恢复知觉安定下来之后,他就让人在我的眼睛上涂了一些药膏,但是他看见这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果仁的空核桃壳了。只听他说道,“哦我的儿子,失掉一只眼睛总要强似失掉你的生命!”  接着,我告诉了他所有发生的一切,他听到有关自己儿子的消息时非常高兴,就说道,“快点,把那个坟包的所在指给我看。”  但是我回答道,“以安拉的名义,叔父,我并不知道这个坟包的所在。尽管我有好几次过去仔细搜寻过了,我还是找不到那个确切的地点。”  然而,我的叔父和我还是去到了那块墓地中,在那个地方到处搜寻了一遍,直到终确认下来那个坟包。当然了,我们都非常高兴终发现了它,并且马上就进入到墓冢之中,开始在坟墓四周挖掘起来。之后我们把那扇小门抬了起来,沿着那座盘旋楼梯走下去大约有五十个台阶,直到来到了楼梯的底部,在这儿我们突然遭遇了一阵烟雾,呛得不行不得不停了下来。这时只听我的叔父说道,“在这里没有君王,也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除了安拉以外,一切荣耀归于你!”接着我们又继续前行,直到来到了一座沙龙之中,这里的地板上全都铺满了面粉,谷粒,以及别的一些种类的可食之物。在这个地方的中间是一个遮蔽着一顶篷罩的一张大床。看到这个,我的叔父就走到了大床的跟前,正好看到他的儿子跟那个与他一起进入到坟包里面的女子,他们两个互相拥抱着一起躺在大床上,可是这两个人已经都变成一堆黑木炭了。看上去他们好像是被投入到了火堆之中一样。当我的叔父看到这般景象之时,他朝着他的儿子的脸上啐了一口,说道,“你得到了你应有的惩罚,你这头猪!这是你在人间应得的判决,可是你的判决在另一个世界还要严厉得多。”  我的叔父用穿着便鞋的脚一个劲儿踢着他的儿子,他却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像一堆黑炭。我为他的硬心肠感到十分不忍,也为我的堂兄弟跟这位女士感到伤心,就说道,“安拉在上,我的叔叔,请你冷静一点。难道你看不出我对这个不幸的场面而感到十分伤心吗,这是一件多么恐怖之事,他除了一堆黑炭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为什么你还要增加我的悲伤心情,用脚不停地踢他呢?”  “哦我的兄弟的儿子,”他回答说,“从他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起,你的这位堂兄弟就爱上了他自己的亲妹妹,而我总是设法阻止他们两个相见,设法把他们两个分开。当然了,我也不断地对自己说,他们只是不懂事的小家伙而已。然而,在他们长大以后,他们就开始犯罪了,尽管我根本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不住地打骂责罚他们,用一切严厉的惩罚来威胁于他。而且太监们和仆人们都告诫他们知道,这样一件可耻之事前人从来没有过先例,之后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都警告他要小心,否则的话就会遗羞于后世而永远洗刷不掉了。而且我还进一步警告他们,人们会对此议论个不休,流言不胫而走,传遍所有人迹罕至之地,因此他们是不要给人说三道四的话柄,否则我一定会根究此事,采取严厉的惩罚手段。过后我就把他们两个分开居住,限制她住在宫殿之中的一个特殊地方。可是这个可诅咒的女孩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以至于撒旦彻底蛊惑了他们两个,让他们自己看来这般可耻的罪行好像是理所当然之事。现在,在我把他们强行分开之后,我的儿子竟然秘密地建造了这所地下设施,而且布置下了这么多种类的可食的给养品,就像你看到的这些。在我出外狩猎的这段时间里,他带着他的妹妹来到这里,试图瞒着我的耳目住在这儿。但是安拉正义的判决终于降临到了他们两个身上,来自上天之火终于让他们化为了灰烬。真的,终的审判是会以更加严厉而持久的方式降临于他们的!”  接着他就哭泣了起来,我也陪着他哭泣起来。终,他看着我对我说道,“你现在要代替他成为我的儿子了。”  现在我对自己的处境完全摸不着头脑了,思前想后弄不明白所有发生这些事件,那个大臣是怎样把我的父亲杀死而篡夺了他的位置,而且把我的一只眼睛给挖出来,以及我的这位堂兄为何以这种奇怪的方式走向死亡。我又忍不住哭泣起来,我的叔父也陪着我一起哭泣起来。之后我们顺着楼梯爬了上来,把那块大铁板重新盖好,把泥土重新又堆放在上边。在把坟包恢复到原来的状貌之后,我们就返回到了宫殿里。可是在我们刚刚坐下没一会儿,我们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铜鼓击打声,喇叭的吹奏声,以及铙钹的撞击声,接着就是士兵们长矛碰击的铿锵声,冲锋的呐喊声,长剑的叮当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整个天地一片尘埃的弥漫,战马的奔驰扬起了烟云。我们看到这般景象、听到这般声音,惊异之情莫可名状。由于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去问过了许多人们,从他们那儿得知,那个篡夺了我的父亲的王国的大臣,派来了一支军队以及数不清的野蛮阿拉伯人,他们现在已经大兵压境来到我们的驻地不远了。根本就闹不清楚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抵挡住他们。他们没有事先的声言就前来攻打这座城市了,这里的居民不加抵抗就把属地投降给了他们。我的叔父被杀死了,我一个人逃生到了周边的地区。“要是我落到了这个恶棍的手中的话,”我窃自说道,“他肯定还是会杀死我的。”因此现在我所有的磨难就算重新又开始了。我禁不住想到了我的父亲以及我的叔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些什么。要是某些来自城中的人们,或者是来自我的父亲的军队中的人把我给人出来,他们肯定是会为了得到大臣的奖赏而与我不利的。我想不到别的任何逃生的办法,除了把我自己的胡子以及眼眉剃掉。就这样我把它们都剃光了,把我的一身好衣服都换成了一个日历人的破烂服装,离开我的叔父的都城所在,就直奔这座城市的方向来了。我曾经希望有人会帮助我面见一下这里的国王,这位忠诚人的主人,这位阿拉在人间的第二位摄政者。真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原因——来在他的面前讲述一下我的故事,把我所处的情形向他述说一下。我是在今天晚上刚刚抵达这里的,我在这里四处漫游着,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这时我突然遇见了另外这位日历人。我就向他鞠了一躬说道,“我是一个陌生人。”  “我同样也是一位陌生人,”他回答道。  正当我们在这里一问一答时,我们的这位伙伴,就是这第三个日历人,突然间就冒了出来跟我们打招呼道,“我是一个陌生人。”  我们就一起回答道,“我们也是!”  之后我们三个就一同结伙往前走去,一直走到天黑下来,然后命运就把我们带到了你们的这座大房子前。这个,可以说,就是我为什么要把我满脸的胡子加腮须以及眼眉全都剃去的原因了。而且,你们也都知道了我为什么失去了我的左眼。  每个人听到这个故事的讲述后都很震惊,国王对扎法尔说道,“以阿拉的名义,我此前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或者听说过像这样的一个故事!”  “你可以留下你的脑袋,走你的路了,”房中为主的这位女士说道。  可是他回答道,“我在听到另外这两位的故事之前不要离开这里。”  因此这第二个日历人就走上前来,吻过了地面上以后,他就开始讲述了。 共 574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发作的诱因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