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军事

俄前首富宣布不再从政自称不想做曼德拉

发布时间:2019-06-14 22:39:27

俄前首富宣布不再从政 自称不想做“曼德拉”

参考消息12月24道【俄罗斯《导报》站12月23道】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22日在柏林召开他获释后的首场大范围会。他表示,他不仇恨普京,自己所遭遇的诉讼并未给家庭带来某些麻烦,他对此弥足珍视。

他表示,在11月致普京的亲笔信中,他以母亲罹患重病为由请求赦免,他还请求获释后马上离境。他在信中承诺不再从政,也不会追索尤科斯石油公司的资产。他强调,对方没有向他提任何条件。

他拒绝为西方政治家如何与普京打交道出谋划策。他称普京为“不一般的人”,并提醒世人注意俄国内仍有政治犯。他不呼吁抵制索契冬奥会,“此乃体育界盛会,无需破坏”,但重要的是让“此届奥运会不致沦为普京的个人喜庆”。

此前,他召开了小范围的会,宣布不再从事以谋求权力为形式的政治活动,但计划将精力奉献给社会活动,致力于解救政治犯。他表示无意出任反对派、投身俄政治生活。他强调,他从未想过要成为又一位曼德拉。从其作答中不难窥见,他不打算给反对派出资,不希望被视为反对派的“金主”。

被问及暂时不能重返俄罗斯的原因,他提到俄税务部门曾于2005年向他及尤科斯股东之一列别杰夫追讨偷逃税款170亿卢布(约合31.5亿人民币),被法院裁定胜诉,这一判决至今未被撤销。他重申,对他而言,不认罪是原则性问题。

普京19日宣布了赦免决定,20日,霍多尔科夫斯基便离开监狱,乘飞机抵达柏林。21日,他在柏林与父母、儿子团圆。

【俄罗斯之声电台站12月22道】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会上表示,他无意再度从商,因为在事业上已取得了想要的一切,他也无心从政,目前对未来尚无清晰规划,但近期的重心会是家庭。

霍多尔科夫斯基对德国前外长根舍、总理默克尔表示感激,“我感谢默克尔,她发挥的作用是我重获自由后,在这里才知悉的”。他尚未想好定居何处,但透露自己有“为期一年的德国签证”。他还说,“监狱长在凌晨两点把我叫醒,说我可以回家了。飞机舱门关闭后,护送队伍才撤走”。

【英国《金融时报》站12月22道】霍多尔科夫斯基周日说,在获释之后,他将不会在俄罗斯谋求权力,但是他也明确表示,他将仍作为一个令总统普京“头疼”的人物存在,他誓言将发起释放其他政治犯的运动。

这位俄罗斯前首富显得既健康又放松,尽管还留着囚犯“风格”的发型。他身穿深蓝色西装和白衬衫,打着领带。

霍多尔科夫斯基与普京之间长达十年的宿怨可能将继续酝酿,这位前寡头承诺将继续从海外进行“民权活动”。他说:“让人们不要以为我获释了,俄罗斯就没有其他政治犯了。”

他说:“这些年来,只有一个人决定着我的人生:普京。”他还说,“对我来说”,因为特赦“说我很感激他很难”,我只能说“对于这个决定我很高兴”。

他说,他之前没有谋求过特赦,因为人们总是告诉他说如果那样他必须要认罪。他说:“对我来说,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俄罗斯《生意人报》站12月23道】霍多尔科夫斯基获释之后对俄罗斯政局的影响力不会比他在监狱的时候多。反对派和政治学家都不期待国内政治体制出现重大变革,但均认为霍氏将成为“民意”。

俄反对派政治家虽然将霍氏称为“政治犯”,但对这位前寡头公开宣称今后不打算涉足政坛的态度表示理解。莫斯科赫尔辛基组织主席阿列克谢耶娃22日说:“我们着实需要一位精神。我相信,霍多尔科夫斯基能成为精神。”

政治学家们不指望俄政局将出现大变革。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法律教研室主任纳杰日金指出:“俄略微改善了一下自己在欧盟心中的形象。”他认为,特赦一事本身仍只是涉及普京和霍氏的个别事件,并非“全球政治解冻”的征兆。

亚博卢党政治委员会委员伊万年科评论称,霍氏获释后的影响力不会比坐牢时更大。

政治研究中心主任马卡连科认为,无论如何,霍多尔科夫斯基至少能成为“民意”,即便不从政,也能在民主领域发挥一些作用。

原标题:俄前首富宣布不再从政自称不想做“曼德拉”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600字
收银免费系统
新疆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