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军事

神目风 一六章 出云四神诀

发布时间:2019-10-18 04:34:57

神目风 一六章 出云四神诀

“哎…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三人走出山洞之外,黄灵正坐在一根树藤之上来回荡着。

不是她不警惕,而是这一片地方是荒无人烟的山林。

而且与春意城东北方那一片山林不同,不属于兵家相争之地。所以并不用多么高度戒备。

“失败了吗宇哥?”黄灵从树藤秋千上跳了下来,藤叶间隙间洒落的阳光斑驳映照在众人身上。

“嗯…他应该是有什么制约着他,以至于他若是将所知告诉我们,会失去比他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秦宇仔细回忆着刚刚那半盏茶时间内,雷豹前后的情绪变化。

应该是突然想到了有什么把柄留在别人手里,才会那么有那么剧烈地反应。

“硬骨头啊…”杨铸揉着自己的拳头,连砸了两次雷豹的面门,搞得自己的手都有点痛了。

【祭神的弊端好大…】

沐风把伤神的事情交给秦宇去思考,自己琢磨着自己的修为。

他发现他的修为比起秦宇三人,不仅更加虚浮,而且术元不够纯净,总会在释放的时候相互冲突,散逸掉一部分。

次见到这种情况,沐风也不知该如何解决,至于秦宇他们,更加不会知道。

“宇哥,我用迷幻术试试吧?但是我凭我现在的迷幻术,心志稍微坚定一些的人就很难中招。

而且,就算中招,也只能看出他心中深处的渴望,我还没修成其他类型的迷幻术。”

黄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的迷幻术现在只是半桶水,若是他们能够逼供成功自然不需要她的幻术。

“嗯,我也大概知道一些迷幻术的作用道理,那我们就要想办法帮你击溃雷豹的心理防御咯?”

“嗯,那样成功的几率才高。”

“嘿,沐风,发什么呆,过来帮忙想想怎么让雷豹中迷幻术。”

秦宇和黄灵正商量着逼供的事情,杨铸脑子不好用指望不上也就算了,沐风在一旁发呆就不能忍了。

“我想静静…”

沐风叹了一口气,深沉地说道

。这么费脑筋的事情,他可不想参和。

“静静?贾静?”

杨铸不知道往嘴里塞着什么东西,随便嘟囔了一句。

“静你大爷啊。”

沐风的深沉状瞬间被打破,不得不说,他术府同辈的女生当中,出了黄灵之外,几乎都是很恐怖的生物。

所以吴铭才会盯着黄灵,否则其他的女生也早都被他祸害光了。

“算了,不理他们,我们两商量吧。”

秦宇无奈,谁让自己是军师。

“嗯,听刚刚雷豹的话,他似乎已经完全豁出去了。必须让他冷静下来,才有攻破他心防的机会。”

黄灵帮忙出谋划策,沐风在一旁殴打着杨铸。

“嗯,趁着我们的战力还没能完全恢复,先休息一日吧。你这一天内帮我们好好固化一下阵纹‘经脉’。”

“好。”

四人此时离开出云国已经过了四五个时辰,日头渐西,沐风从山林内猎来一只棕羚羊,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你们恢复得怎么样了?”

沐风摆弄着烤肉,将包袱内的漓元草粉末撒上去,为秦宇三人做出增益修炼的食物。

“还好,至少不将术元注入阵纹之内的话,完全没有影响了。不过,我挺期待出云四神诀的威力啊。”

秦宇**臂膀,抚摸着胸前的符纹大阵。不过,密密麻麻的符纹看起来,让人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树神决!”

轰…黄灵暴喝一声,木灵光华闪现,从黄灵双肩之处凝固称为一层坚硬的物质,慢慢弥漫开来。

“…凭什么比我的好看…”

沐风欲哭无泪,黄灵的树神决完全成型,在体外寸许的地方凝聚成了绿色透明的术元外壳,但却是凝固成了黄灵的样貌。

想想自己的冥神诀,凝聚出来的透明坚固外壳。身体不似人身也算了,头部还有一只狰狞的竖眼,完全无法直视。

【只是…好像…】

那层构成了稳固外壳的术元,在沐风看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强度。至少,不足以用来越阶战斗。

“木元术!”

黄灵木灵之力涌出,在树神决之上幻化出了一层树藤,将周身完全覆盖,只留下眼部的两个坑洞。

这是沐风的要求,他们必须对四神决加以掩饰,因为沐风担心未知的仇家的追杀。

“感觉怎么样?”沐风神目全开,紧张地盯着黄灵全身的术元运转情况。

若是这个神通能成,而且有如他预计的那般威力,那么出云四神功成名就之日也就不远了。

“痛…”

透过黄灵面部的那一层术元树藤,沐风能看到黄灵疼痛的表情。

【怎么会…术元成功成形了啊…问题出在哪里……】沐风想不通,但黄灵的不适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会不会是‘阵纹经脉’不够稳固?我对阵法的了解还是太过浅薄了…”

秦宇皱着眉头,颇有些自责。浪费了两颗半不可多得的元晶,若是失败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等…等一下…”

黄灵浑身发颤,那痛楚实在太过剧烈了。感觉好像自己的身体在被裂解一般。

“黄灵,实在不行就算了,别硬撑!”

杨铸在一旁宽慰道,在篆刻体阵之前,他们就知道了成功的几率并不大,所以这也不是谁的错。

“啊…”

黄灵突然大叫了起来,双肩之处爆出了几注鲜血,染红了衣裳。

“黄灵…”

阵纹繁复,沐风之前没有注意到。看来是阵法篆刻的时候出现偏差,有几处地方堵塞,不能够形成术元行走的路径。

黄灵喘息着,站都站不稳。三人赶紧扶住了她。

“没…没事了…”

一阵清脆难以形容的声音从黄灵身上传出,黄灵体外那层用来掩饰的木元凝形树藤慢慢粉碎了开来,露出了其内的透明翠绿色树神决。

【成功了?!】

树神决上的术元按照固定的复杂轨迹运转,在沐风的神目视下构成了一个难以撼动的防御纱衣。

“黄灵你太乱来了,随便冲击经脉很可能毁掉你自己的。”

秦宇对着黄灵当头怒喝,虽然是体外经脉,但也跟自身的经脉相互勾连,连术王都不敢轻易冲击经脉淤塞之处,黄灵也是胆大。

“没…没事,我有分寸的…”

黄灵散去了术元,树神决渐渐消散了开来,露出了她苍白的脸颊。

“哎…应该是我篆刻的时候手不够稳定吧。”

秦宇脸上有愧疚之色,若是他的精度能够把握得更准确一些,也不至于要冒这个风险。

“不,应该是我绘出的阵图的问题。当天你篆刻的全过程我都看在眼里,在术元运转中枢几乎都没有问题。”

沐风摇了摇头,扶着黄灵坐下。好让她能运起术元自我疗伤。

“我们也试试?”

杨铸倒有些迫不及待,沐风的那个超级帅的神通他已经觊觎好久了。

雅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丹东治疗阴道炎医院
马鞍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雅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丹东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