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冯军圆滑造梦大师我从创业第1天就已失态

2018-12-06 19:23:25

冯军:圆滑造梦大师 我从创业第1天就已“失态”

爱国者集团总裁冯军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这回令冯军感到痛心的是一家媒体,他在一篇报道中称,冯军在一次演讲中失态了,而爱国者公司早已沉沦。

时隔半个多月后,当事人冯军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谈起这篇题为《冯军和“爱国者”的陨落》的文章,语气中颇为不淡定。

许妙成在文中提到,冯军此前参加一个论坛,大谈自己目前主打的“爱国者诚信商圈”,把演讲变成了产品宣传;主持人提醒冯军注意时间,却被后者无视。作者认为此举有失风度,而强势的“硬广告”更是让他的世界观崩塌。

而冯军对此完全否认。“规定我讲40分钟,我就讲了40分钟,没有多一分钟。我要诚信啊。”他甚至认为,作者居心不良,哗众取宠,“一只眼睛看人”。

“我觉得这篇文章的出发点是害我,什么‘失态’、‘陨落’,全是恶意词汇。”坐在爱国者公司总部的一间略显凌乱的办公室中,冯军对我如是说。他左手夹着烟卷,右手则从面前的一只塑料饭盒中拿起一大块削好的水果,塞进嘴里。

但很快,冯军就找到了安慰:“他把好多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去描述,但很多人看了后说,老冯,这个明明是骂你的,怎么变成夸你了?”用他的话讲,这叫“查了半天,结果查出来个劳模”。

“起心动念很重要。他攻击我的点,全都是正能量的。”冯军如此下结论,单方面宣布大获全胜。

作为爱国者公司创始人、当年叱咤风云的中关村IT大佬,冯军的言谈举止很接地气,没有同时代其他科技精英成名后的审慎、讷言和神秘。按照冯军的理论,这叫敢于“露馅”,敢于把自己的想法和好东西分享给别人。

他喜欢把自己秀给别人看。8月25日,在十几位员工的围观下,冯军在公司总部楼下玩起了近流行的“冰桶挑战”。除了向ALS项目捐款100美元外,他还自掏腰包,向思源水窖公益工程捐款10万元人民币。

站在水池中,冯军照例讲了一番话,以点明活动意义。他多次提到旱区的“父老乡亲”,这种表述在源于国外的冰桶挑战中十分少见。另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助手为冯军健康着想,三次建议换用温水,遭到后者痛斥“再说你就走人”,坚持用冰水兜头浇下。

冯军点名挑战的是联想的柳传志、华为的任正非和海尔的张瑞敏,皆为商界模范。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冯军和他的爱国者,已经事实上远离了中国IT圈和企业界的核心舞台。虽然移动电源等产品依旧销量良好,但冯军已经把爱国者的工作重点放在了“诚信商圈”上,而这个玩法复杂的O2O营销平台受到外界许多质疑,甚至被指为“变相传销”。

“失态”事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嘲笑、调侃一时四起。但冯军在反击作者后,又给出了一个机智的解释:“习惯了。我从创业天就‘失态’了。”

早在1992年,冯军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蹬着三轮车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四处奔波,兜售机箱、键盘。如此算来,45岁的冯军“失态”已有22年。

生猛的创业青年

1987年,冯军从西安来到北京,入读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按照当时的社会环境,冯军将在毕业后分配到一家不错的国营企业,并获得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世事变迁,当时无人能够预料到几年后的沧海桑田。

由于是五年学制,冯军在清华一直呆到了1992年。大学五年级,他次和同学们用Turbo C编程序,顿时觉得电脑“太吓人”了,把他们彻底颠覆了。

“我们天天熬夜,再画也画不过电脑。既然能颠覆我们这个行业,电脑也能颠覆其他行业。我觉得,投身IT是个机会。”冯军说。

于是,在毕业后他没有捧起“铁饭碗”,而是成立了一家名叫“华旗”的公司,自己单干。他的主营业务是销售机箱和键盘,商业模式是冯军骑着一辆三轮车,驮着货,向联想、方正、同方等企业逐个推销,号称每件只赚五块钱。“冯五块”的名号渐渐传开。

年轻的冯军目标明确,不辞劳苦,不惧议论。他去给中关村的几家IT公司送货,之前的同学在那里坐办公室,惊讶问道:“你怎么会骑三轮呢?”“我骑三轮怎么了,效率高啊。”

这是他首次“失态”。当年的清华毕业生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土木建筑更是抢手专业。如此好的条件却干着“基层”工作,冯军却没有感受到落差:“那有清华的大学生骑三轮的?我就骑呗。骑三轮不丢脸。”

彼时正是IT硬件的黄金时代。勤奋的作风,外加灵敏的商业嗅觉,让冯军和他的公司迅速崛起。官方资料宣称,自1993年起的十年间,华旗每年的业绩增速保持在60%以上,冯军本人也走上神坛,成为青年创业者中的佼佼者。

期间,冯军在1996年新创“爱国者”品牌,主打U盘、MP3/MP4播放器、数码相框、数码相机、电子书等产品。这次转型十分成功;《商界》杂志在去年的一篇报道中称,爱国者2010年营收约为10亿元人民币。

但爱国者的好日子似乎到此为止了。在产品、经营和理念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冯军的公司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据报道,2012年爱国者的营收只有4亿至5亿元,比两年前缩水一半;而2010到2012年,爱国者利润分别为1.2亿元、2000多万元和200多万元,下滑速度触目惊心。

更糟糕的是,当初的那个“愣头青”已过不惑之年,却陷入了某种程度的癫狂,并带动整个爱国者公司跳起迷乱舞步。从哥窑相机,到爱国者精品店,再到出炉的诚信商圈,冯军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去做,却似乎没能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圆滑的造梦大师

2010年6月,爱国者哥窑相机正式发布。这款产品的外壳由哥窑瓷器组成,冯军对它寄予厚望,甚至制定了售价逐渐抬升的销售策略。

可惜事与愿违,哥窑相机初始售价为1666元,8个月后上涨至26666元,已经鲜有人问津。随后,这款产品迅速销声匿迹,企图涨价至66666元的事情几成笑谈。

哥窑相机一共生产2万台,目前还剩9000多台存货。上周在采访时,我问冯军如何看待哥窑相机近半数“滞销”。不料,此语立即遭到了他的反驳:“什么叫滞销,我要留着慢慢卖给外国人。”

“哥窑相机完全达到了预期。出访都送哥窑相机,不送熊猫了。施瓦布(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挪威王妃、比利时王妃都喜欢哥窑,欧洲的贵族都认这玩意儿。”冯军说。

但通过百度(214.52, 0.71, 0.33%)搜索,找不到上述言论的确实证据,只能找到寥寥数篇相关报道,皆为爱国者公司的宣传软文,其真实性要大打折扣。

冯军随后宣称,自己马上要做欧洲市场,而哥窑相机将以每部10万欧元的价格对外销售。这个计划听起来是如此的随意和不可靠,且与当前冯军力推的诚信商圈毫无交界之处;但冯军强调,“这是中国的品”。

这或许是冯军的一大性格特质:无论实际情况如何,不能公开承认失败和放弃。哥窑相机如此,爱国者精品店也是如此:他不承认“1年内开5000家店”的抱团出海计划已经搁浅,反而强调要重点做国内市场,报效“母亲、家乡和祖国”。

顽固、不服输的冯军带着1990年代初批新型企业家身上的那种集体烙印:或是出于传统,或是出于骄傲,或是出于权力,他们偏好机械地遵循“不抛弃、不放弃”的经营理念,导致企业越来越笨重,终被拖累致死。

数码相机对于冯军和爱国者而言正是如此。冯军坦承,这项业务每年带来3000万元的亏损,而且连亏9年。我问他为何不关掉这项业务,他没有从产业角度解答,而是突然跳到了另一个次元:“赔钱也得做。全中国就剩我一个品牌了,全世界就剩两个品牌了。一个韩国三星,一个中国的爱国者。明基、惠普、柯达都被打死了。现在是9个日本鬼子拿着菜刀砍死了全世界。”

在采访中,这种缺少数据支撑的言论比比皆是。由于并非上市公司,外界无法获得爱国者的财务数据,冯军大可以只谈“情怀”,不谈具体业绩。而这正是整个采访的基调。

这种避实就虚让冯军的“亲民”形象多了一层商人的圆滑。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仿佛都是经过数十年商场搏杀的浸润,像一块陈旧的猪油,毫无摩擦龃龉,却又油腻地无处下口。

演说家、吹鼓手

真正激发起冯军热情的,是他正在四处推广的诚信商圈项目。无论聊到什么内容,冯军总是能够找到节点,把话题向诚信商圈上引导。

简单地说,诚信商圈是一个O2O模式的积分兑换系统,主要在平台上进行推广。用户可以通过发展粉丝、在加盟商家消费等方式获取积分,并在诚信商圈内用积分兑换各类产品和服务。

诚信商圈本质上是一个营销平台:加盟商家用一定的闲置资源,换取黏性更高的用户,并获得推广机会。但在冯军的描述中,这一平台的兴衰成败,甚至可以上升到国货能否崛起、假冒伪劣能否绝迹、人民生活能否幸福的高度。

数据方面一如既往地简单粗暴:冯军指着助手说,“他已经发展了1万多个粉丝了,挣了2000多万”。在被追问这个数字是如何计算时,冯军说:“以50年计算,每个粉丝价值7500元,折现2000元,不就是2000多万嘛。你肯定能再活50年,对吧?”

他并不想在这些细节上过度纠缠,迅速将话题导向了诚信的重要性,以及诚信商圈是如何挤掉假冒伪劣产品的。他的表述天马行空:“孙猴子戴上了金箍,变成了孙悟空。自从带了金箍,他去西天追求‘中国梦’,跟着唐僧一路上不敢干坏事,而且很诚信。比如唐僧很喜欢白骨精,他非要说实话,并因此挨罚。就这样,他还要坚持诚信。现在Monkey King(猴王)已成为中华民族诚信的象征。”

他更喜欢的一个故事是所谓“奥运麻将”,重要的改动是让“点炮者”赢双倍,无作为者罚三倍。冯军觉得,这样大家都会调动积极性帮助别人成功。

冯军很少打麻将,更反对借打麻将赌博。但在逢年过节时,他和朋友们会打几局,玩法就是这种“奥运麻将”。据他透露,大家“玩一次就上瘾,乐疯了。因为越打关系越好。”

他试图利用这些故事让更多的人加入到诚信商圈中来。无论是在采访中,还是在演讲台上,甚至是包括冰桶挑战在内的任何一个可能得到媒体曝光的场合,冯军都会以惯有的大嗓门,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把故事再讲一遍。

从媒体报道来看,如果说在诚信商圈之前,冯军还算是脚踏实地地思考发展方向,落实业务拓展,那么如今他的工作更像一个演说家,一个吹鼓手,甚至是一个相声演员。他似乎能够把任何场合都变成一场项目推介会。

截至目前,冯军在诚信商圈上有了1万多粉丝,这些粉丝每天可为其带了2万多积分,理论上能够换取价值2万多元的商品。

爱国的正确姿势

所谓“诚信商圈”,除了要求加盟商家必须“诚信”外,另一个主打要素就是“国货精品”,洋品牌眼下一概被拒之门外。这正是冯军竭力树立的另一个形象:爱国。

“没有一个老外不爱国的。我遇到的任何一个老外,反应都是‘你们中国人还有爱国的。’我说,‘废话,我们中国人都爱国,只不过不能露馅儿,只能在内心深处爱国。‘”冯军说。

在他看来,每个中国人的基因里都有“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都带着爱国的朴素情怀,只不过没法表达出来。他现在公开宣扬爱国,一些人看不惯,其实是在自我蒙蔽,不足道也。

他甚至认为,奥运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爱国。“我问过萨马兰奇(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据称与冯军私交甚笃),为啥对我这么好?他说,因为你的名字有爱国者;我奥运会能有今天,就是靠着爱国,奥运会就是爱国者的奥运会。”

萨马兰奇已于2010年去世,是否曾发表上述言论已经很难查证。这位西班牙人曾多次与冯军会晤,被后者奉为偶像和良师益友,排名犹在另外两位偶像柳传志和杰克·韦尔奇之前。

冯军甚至发现了宗教与爱国之间的联系。“爱国是天经地义的,是全世界的普世价值观。不管是什么宗教,都会告诉你感恩母亲、故乡和祖国,就是感恩上帝、真主和佛主。”他一边说,一边向我展示右手腕上的三串硕大的珠子,它们分别代表“儒、释、道”。

这种生硬的关联不免让人怀疑他在打着爱国的幌子做生意,用民族情绪赚钱。但冯军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是一种偏见:“我觉得这就是一只眼睛和两只眼睛的问题。我就是要帮助更多的人打开另一只眼睛。”

45岁的冯军依旧很忙。他每周会有两三天时间在北京的总部办公,其余时间则在全国各地推广诚信商圈。他希望到2017年时,爱国者能够比肩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成为中国四大移动互联公司之一,简称“TABA”。

爱国者的硬件部门,在充电宝等产品的支撑下,去年纯利达到数千万元。这让冯军很满意,因为这样他可以专心去做诚信商圈。“现在干的事情和22年前干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那时是响应小平爷爷的号召,现在是响应习大大的号召。”他说。

九味蛰虫丹
菜品摄影
太阳能支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