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顶山信息港 > 旅游

难忘1996年抗洪抢险王连忠

发布时间:2019-04-23 21:26:45

1996年,我任合并后的景县连镇乡乡长。这年夏天发生在南运河和滹沱河畔的抗洪抢险斗争,是一曲众志成城气吞山河的不败壮歌,也是我人生中前所未有惊心动魄的一段特殊经历。

这年7月底至8月初,一连数日暴雨不断。太行山区山洪咆哮,河水漫溢,岗南和黄壁庄水库水位超过警戒线。8月5日上午,市防汛指挥部下达紧急通知:我市五条河道上游同时放水,全市防汛抗洪进入紧急状态。南运河流经我县5个乡镇,连镇乡处于景县段北端,辖区内大堤6800多米,其中有5处险工险段、9个过堤涵洞,并随处可见阻碍行洪的障碍物。由于年久失修,防汛屋已破乱不堪,土牛也荡然无存,堤顶洼心一处连着一处,还有无数暗藏的狼窝鼠洞。任务艰巨,形势严峻,我感到了沉甸甸的和压力。

险情就是命令。我和乡党委书记景庆和立即召开乡党政班子联席会,当即作出三项决定:首先,全乡工作重心立即转移到防汛抗洪上来,全民动员,全力以赴,乡干部不准请假,村干部不准外出,坚守岗位,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否则,将给予严肃处理。其次,成立乡防汛抗洪指挥部,我任指挥长,乡党委书记任政委,其他班子成员分段包村,到人。三是紧急动员,沿河6个村的常备汛工即日起上堤防守,后备汛工和抢险队员随时待命,突击行动,迅速对大堤隐患进行修补和排除。任务布置后,各村冒雨立即行动,调集60多辆拖拉机、翻斗车、三轮车运土固堤,大堤上人来车往,一片繁忙景象。仅仅两天,修补堤顶洼心2800多米,排除狼窝鼠洞140多处,重新堆起了排列整齐的土牛,筹集了木桩、木板、油锤、麻绳、铁丝、编织袋等部分防汛物料。沿河各村还在大堤上新搭建了窝棚,并按东锣西鼓的传统准备了牛皮大鼓(报警时,运河以东敲锣,运河以西敲鼓)。在安排大堤防汛的同时,我还到部分中小学和乡敬老院查看汛期安全防范情况,并安排专人,对全乡中小学教室和各村烈军属、五保户住房进行排查,以防万一。

正当我们全力奋战境内南运河防汛时,滹沱河饶阳段突发重大险情。8月8日凌晨4时,县抗洪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当时连镇乡还没有安装程控,通讯不畅,当我们辗转接到刘集分机转来的通知时,早已过了开会时间。十万火急,我们顾不得招呼司机,乡党委书记亲自开车,不顾雨雾茫茫,道窄路滑,一路风驰电掣,仅用15分钟便赶到了25公里外的县城。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只有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还在焦急地等待着我们,他简单给我们交代了增援饶阳的命令:立即组成100人的抗洪抢险队,上午八点以前在县宾馆门前集合出发。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三个小时,我们一边急匆匆地往回赶,一边用随身携带的一部联系乡政府值班室,责令在家的班子成员立即分头行动,争分夺秒提前做好有关准备。回到乡里,我们直接到小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班子成员进行了简单分工,由我率领抢险队支援饶阳,其他人员留守待命。八点整,连镇乡抗洪抢险队的四辆汽车准时到达了集合地点,县委赵书记正在路边等着我们,他千叮咛万嘱咐,同大家紧紧握手,为奉命出征的各乡镇抢险队一一送行,气氛大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和激昂。

车队出发了,但我们只知道目标是滹沱河饶阳段,至于具体路线怎么走,集合地点在哪里?此时还一概不知道。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通讯方便,也没有机会和时间去打听询问,我们只得紧紧盯着前面的车辆,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生怕掉队失去了目标。车过献县、河间、肃宁,再往前走公路上开始拥堵,汽车走走停停,行进速度很慢。头上骄阳似火,车内闷热难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压抑的湿热,汗水浸透了人们的衣衫,酷热、干渴、饥饿、焦躁,这一切都在考验着队员们的耐力和意志,但车上没有带水,附近也无处找水。时近中午,车队被堵在距离滹沱河北大堤不远的一段公路上,前进进不得,后退退不了,队员们的情绪开始躁动起来。我一边鼓励大家坚持,一边派人去寻找饮用水,找水费了很长时间,弄来了几捆啤酒和几壶自来水,只能是先解燃眉之急了。下午,我们终于同大部队会合。站在大堤上,一股凉意浸透全身,眼前的情景让我们震惊,举目眺望,目光所及一片汪洋,只见波涛翻滚,浑浑浊浊,远处的村庄变成了一个个绿色的孤影,一棵棵大树只露出宽大的树冠,近处的蔬菜大棚也只剩下了空空的棚架,一艘小船在茫茫的水面上若隐若现。此时洪水仍在上涨,几乎漫上堤岸,险情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严重。

按照任务要求,我们从大堤外往大堤上运土,加固加高大堤,以防洪水外溢。但堤外地里到处是水,挖来挖去多是稀泥,任务面临着很大困难。傍晚时分,指挥部通知转移工地,此时一个插曲耽误了我们的行程。原来,清点人数时,发现有一名队员不知去向。本来行动之前,我们就反复强调纪律,可还是出了问题,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人命关天,我们只得暂缓撤离,组织大家分头去找。突然,我想到一个疏漏环节,工段不远就是长达4公里的滹沱河铁路大桥,他会不会一时好奇去了桥上?想到这里,我向路人借了一辆自行车,迅速骑上了铁路桥的人行便道。大桥上没有行人,也没有火车通过,四周和脚下全是翻滚的洪水,在夕阳的映照下更显得触目惊心,我一时有点头晕目眩。我们没有猜错,他果然还在桥上。这件意外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从中汲取教训。

找人耽误了时间,转移途中又接到指挥部通知,令我们返回堤外待命。我们在靠近大堤的公路边找到一块临时栖息地,所谓栖息地,其实就是可以停放汽车的地方,地上坑洼不平,脏乱潮湿。我们已顾不得这些,首要的任务是让人们赶紧吃饭。来时车上带了方便面、火腿肠等食品,又搞来了一部分凉水和啤酒,就这样,我们伴随着洪水的涛声,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摸黑吃了一顿特殊的抗洪大餐。那天晚上,我干吃了一袋方便面,虽然天黑看不清,但凭感觉,我知道吃的方便面已经发霉变质,可是我没有也不能做声,而是默默地咽了下去。人在特殊环境下的耐受力是超乎想象的,这些平时根本不可能的事,当时却能够坦然接受,心里也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委屈和苦涩。当晚指挥部开会,下达的新任务是修筑堤外堤,命各乡镇连夜做好准备。我给乡里通报情况,让他们迅速征调推土机、小推车等施工机械,并安排人员连夜返回乡里接应。夜深了,堤外气温骤降,与白天相比判若两个季节,远处的天空电闪雷鸣,大家判断今晚可能又要有雨。我想,现在人们就躺在潮湿的地上,如果再遭遇淋雨,明天病号就会增加,战斗力必然下降,还怎么保证顺利完成任务?我和同行的副乡长商量避雨办法,一是到大堤上一人拿两条草袋子,连铺带盖,聊避风寒;再一个,如遇下雨,就到对面油棉厂厂房或办公室里避雨,如遇阻拦就强行进入。事实证明,我们的决策是适时的,当晚果然下了一场大雨,但因我们提前做好了准备,很幸运没有遭遇到雨淋,人们躺在油棉厂办公室的过道上和楼梯间睡得十分香甜,而其他乡镇的人们则不幸成了落汤鸡。

9日早上,我们接到指挥部命令,因雨后无法筑堤,原定任务取消。返回来的路上,我见缝插针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我知道,滹沱河抗洪抢险虽然告一段落,下一步更艰巨的任务还在等待着我们。

回到乡政府,我们来不及歇息,立即又投入到南运河防汛抗洪的线。10日白天,大雨滂沱。我和书记从连镇段北端上堤,踏着泥泞,边走边看,越看发现问题越多,越看心里越不踏实。我俩意见一致,必须再鼓干劲,再增措施,进一步查漏补缺,确保西大堤万无一失。下午,我们召开各村干部紧急会议,要求全民动员,突击作战,按全乡每人5编织袋土的指标分配任务,限明天上午12时之前完成,明天下午组织全乡大联查。为保证工作顺利进行,我们细化实施方案,划分了任务堤段和行车路线,并安排专人在各交通路口负责导流车辆,还连夜对上堤路口和部分路段进行了整修填补。当夜,乡干部一律下村工作,各村的广播声此起彼伏,全乡处于临战前的忙碌和躁动之中。虽然工作已经全面铺开,但我还是有些担心,特别是原赵官寺一些村,路途远,基础弱,又是次接受这样的任务,工作难度应该很大。这天夜里,我先后到十几个村检查落实情况。11日凌晨4时,我先到原赵官寺乡政府驻地,督促住在这里的包村干部赶快行动,可到现场一看,哪里还有他们的人影。这些平时看似有点拖沓散漫的乡村干部,关键时刻却能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巨大能量,他们比我行动得更快更早。不一会儿,公路上已挤满了往大堤运土的车辆,从赵官寺到连镇10几华里的狭长路段上,拖拉机、三轮车、翻斗车、小拉车一辆接着一辆,车轮滚滚,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就像电影里浩浩荡荡的支前队伍,一幅空前绝后的壮观场面。此时的大堤上更是热闹非凡,车辆穿梭,人声鼎沸,争先恐后,热火朝天,一场防汛抗洪的人民战争拉开了大幕。人心齐,泰山移。上午11时,各村运土任务相继完成,到中午12时,填补堤顶洼心、增建汛屋、运送物料等任务也先后扫尾,13华里长的大堤上筑起了一道排列整齐、蔚为壮观的白色长城。面对此情此景,我脑海里突然想起伟大的谆谆教诲:战争的伟力之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是啊,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只要我们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把广大群众真正发动起来,我们就能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奇迹!我感谢连镇乡的父老乡亲们!

当天下午,按原定计划应是全乡大联查,但县里的检查却不期而至,十几辆汽车从本乡北端路口驶上了运河大堤,走走看看,一路顺畅,只见值班汛工严阵以待,码放整齐的编织袋绵延列阵。在大堤上,我简短汇报了本乡防汛工作情况,得到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肯定和表扬。

9月3日,我作为全市20名抗洪勇士之一参加衡水市抗洪抢险总结表彰大会,受到市委、市政府的表彰。我们这段工作情况,还被编入衡水市抗洪抢险通讯、报告文学集《英雄本色》一书中。

(:water)

新生儿感冒症状
宝宝反反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